返回
第六章:你想以言杀人吗?
位置导航: 丁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侠行天下 > 第六章:你想以言杀人吗?
第六章:你想以言杀人吗?

推荐阅读:传承铸造师 登顶炼气师神医磁皇明士完美大明星纯阳剑尊战歌之王位面电梯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联合政府……既然都名叫政府了,那肯定是有法律基础,政府结构,以及相关的人事权威的,联合政府虽然也就十万人,麻雀虽小,但真是五脏俱全,领导人与其说是最强者的郝启,其实是一直以来的命令下达人蓝灵儿才对。

    作为蓝氏一族的族人,蓝灵儿从小从蓝竟陵那里受到的教育就是最顶级的,是被蓝竟陵当作继承人来培养的,其实也正是这个原因,当初的蓝星辰才容不下蓝灵儿,即便没有苍蓝的事实,估计蓝星辰都会找机会杀之而后快,可想而知蓝灵儿对于蓝族到底意味着什么了。

    这也是郝启为什么一直都说蓝灵儿加入旅团,真是旅团捡到宝了,即便蓝灵儿无法习武,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有这个普通人在,旅团才是完整的旅团,否则的话,以郝启这样的性格,以及当初的团员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旅团可能早就四分五裂了才对。

    蓝灵儿所精心搭建的联合政府,特别是地球遗民的加入,让这个政府的运转更加的自如,这是一个在科学家评价中已经具备太古时代中央政府雏形的小政府,或许里面的政治结构还并不完美,或许人事方面还需要足够累积,但这是一个彻底迥异于七海世界的政府政权。

    郝启希望改变黑海现状,若是他一个人的行为,或者说带着旅团出击也无妨,但是黑海的现状明显就不是他和旅团仅仅只靠武力可以解决的,顶破了天也最多像当初蓝染天下那样,将黑海短时间内改变一些,然后时间一过依然会被强行扭转回来,这根本就无济于事。

    如果他想要彻底改变黑海,无论是如蓝灵儿所说那样血洗黑海,又或者是如别的人总结出来的意见那样,逼得这些奴隶不得不投靠他们,并且营造出离开他们就会死的绝境气氛,无论是那一种,他都离不开联合政府的帮助,十万人,十万内力境,这个分量其实是可以碾压黑海的……至少碾压黑海绝大部分政权。

    郝启是一个很分得清事情的人,若是他自己和旅团的事情,那么他是不会为旁人影响改变自己意图的,除非是他真的错了,但若是包括他和别人一起的事,那他也不会代为别人决定什么,除非那个别人就是他要杀要打要保护的对象之类,而现在的事涉及到了联合政府,郝启可没有丝毫把联合政府当作旅团编外组织,或者是手下小弟的想法,既然是希望联合政府做这事,那就要按照联合政府的方法来行事……举行听证会吧。

    联合政府有最高法院……其实联合政府现在就只有一座法院罢了,只是联合政府中五分之一还多的人是地球人,而这些地球人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是原地球欧美系的人,在发现了七海世界遗民的文化中有很大一部分和地球中的中国文化类似后,他们心里其实很是慌张,所以在之后的联合政府建设中,他们很是上窜下跳了一阵子,不过也提出了许多有用的建议,比如关于最高法院与最高终生大法官的建议,蓝灵儿觉得非常不错,于是联合政府中就有了最高法院与最高终生大法官,一共七个最高终生大法官,一旦任职,直到死之前都终生任职。

    郝启所想要的听证会就是在最高法院处进行,当然了,现在地底避难所的情况真是糟糕无比,而外界的建筑也才有了雏形,所以这场听证会是在一片草坪上进行的,现有已经选出的三名终生大法官,沧化道人,白傻李书文,以及一名地球籍遗民约翰,也算是各自分权以及给予一些安心保证吧,一个是红海人,一个是红海以外的七海人,一个是地球人,三名终生大法官,再加上在听证会程序中所要招募的一千名临时听证席,以及愿意就可以旁听的民众,这一片草坪不多时就挤满了人。

    “……如上所述,我所说一切属实,黑海的现状就是如此。”最后一名作为证人上场的侦察兵说完了这番话。

    直到这时,周围人的喧哗声都还没有丝毫停止,特别是听到最后一名侦察兵所说的城镇内的情况,每一个月都会选出五名奴隶来,然后剥皮,剐肉,拆骨,皮被呈给贵人用来装饰,肉被用来赏赐给表现良好的奴隶,骨则被用来制作一些宗教民俗图腾之类,其悲惨让人难以言说,听到这里时,周围的喧哗声就没有停下来过。

    联合政府的九成九的人,几乎都是红海人和地球人,地球人就不说了,那怕是红海人也都习惯了由潘流海所营造出来的世界观中,也算是和平开放了,对于黑海的现状真的是闻所未闻,这已经是人性最基础的怜悯和不解,所有人都是义愤填膺的。

    说到这里,郝启就站了起来说道:“这就是我们周围的悲惨了,说句不客气的话,这样的悲惨仿佛不在人间一样,或许当我们没有改变这一切的力量时,我们只能股在旁发表一下怜悯,但当我们有改变这一切的力量时,还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我觉得这本身就是一种犯罪了,各位,我不会轻易说出能力多大责任就有多大这样的话来,但是我也想问一句……就这么看着这一切,你们的良心过得去吗!?”

    周围人听着郝启的话语,喧哗声都少了许多,郝启可是这十万人的救命恩人,也是他们的英雄,在外的影响可不是这么简单就可以去掉的,而当郝启这么一说后,顿时喧哗就变成了讨论声,特别是选出的那一千名听证席上的人,他们的决定往往可以左右这一次听证会的结果,看这情形,他们同意的可能性极大。

    这时,在一旁一个席位上的上百人中,就有一个青年站了出来,这是反对席的人员,这就不是选出来的了,而是对听证会提议反对的人商量后,其代表可以坐列其中。

    这青年向周围鞠躬了一下,又向郝启鞠躬了一下,这才说道:“郝启先生,在场的各位先生们,女士们,先说一点,无论是我,还是我身旁的反对者们,我们都对黑海的现状充满了怜悯,充满了同情,但是人性方面的同情归同情……我想问一下郝启先生,以及在场所有赞同我们出手的先生们女士们,你们真的做好了与整个海洋上百个国家城邦战斗了吗?”

    “各位啊,请记得我们现在的情况,我们是难民啊,我们才从最为恐怖的外太空逃到这片海洋,我们的粮食储量甚至不够我们三个月所用,我们的武器弹药甚至不够一场战争的基数,我们甚至连完整的一栋建筑物都没有,各位啊,诚然,我们同情他们,怜悯他们,但是……他们是人,我们也是人!我们怎么能够让我们的战士连准备都没有,直接让他们去参加一场本来与我们无关的战争呢?他们会死的啊!”

    周围的喧哗议论声少了许多,许多人都露出了沉思和挣扎的表情,没错,这人的话说到了他们心目中,或许同情可以,怜悯可以,如果可以不牺牲,或者只少一些财物之类,他们也愿意出手帮忙,但是如果要他们用自己的命去换这些奴隶的命……请恕他们做不到,因为他们只是普通人,他们的觉悟还没有那么高。

    这时,从反对者席位上又有人站起来道:“各位好,我的职务是统计类的,对于将要发生的支援黑海可能性,我和我的组员做了一副图表,然后计算了一下可能会用到的物资,时间,人力等等。”

    “具体数据都在图表上,数量较多,这里我就不多说了,这图表已经印刷了许多,有兴趣的人可以在之后去领取一份来看,我就说结果……那怕是抛除军事方面的障碍,我们也需要数十年时间才可能解决这些奴隶问题,首先要教导他们种地,这是基础,没有物质是不可能让他们脱离奴隶的,虽然黑海的土地那么肥沃,全是黑色泥土,但是也不可能望天吃饭不是?”

    “然后是教育,没有全民普及教育,你不能够奢望一群文盲能够懂得哲学,人生,自由等等,最后则是进步,文化等等,我们需要用数十年,一整代人一生的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郝启先生,请恕我做不到,我或许可以用我一半的积蓄来帮助他们,也可以用几年的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无法用我全部,而且是一生全部的积蓄,以及我一辈子的时间来奉献给这些普通人,或许有人做得到,但是我做不到,我这一辈子还有自己的生活,我有妻子,有孩子,而且在这新世界里,我还希望在工作之余能够有旅游,以及有自己兴趣发挥的机会,我喜欢钓鱼,也喜欢登山,我不会用我一辈子的时间去完成这事,抱歉,郝启先生。”

    这时,周围嘀咕的人群中,有很大一部分都表达了对这人所说事实谨慎的支持,没错,他们可以用现有一半乃至全部的积蓄来帮助这些可怜人,也可以用数年的时间来解决这个人间悲剧,但是他们确实不是圣人,他们不可能用自己一辈子的所有积蓄来贡献,也不可能用自己一辈子的时间来投入到这个事情上,他们还有自己的生活,希望为自己而活,这不是自私,这才是现实。

    郝启知道这些,所以他试图解释自己和蓝灵儿的计划,试图解释只需要数年时间就可能解决,好吧,虽然是不治本的解决,要治本的话估计也需要数十年乃至上百年,就如刚才那人所说,他们不是圣人,旁人也不能够以道德的名义去要求他们做出一辈子的牺牲,否则,那才是最大的不道德。

    但是郝启的解释,反倒引发了轩然大波,周围很多人不敢相信的看着郝启,听着他那难以相信的话语,什么叫做命令这些奴隶去革掉奴隶主的命,好吧,如果光是这个还勉强可以理解,比如地球时的地上天堂党也有专政铁拳的说法,而七海世界也有英雄一怒的说法,总之这个还算勉强可以理解,那后面的话就未免太可怕了,如果他们不愿意,那就杀到他们愿意为止,这血淋淋的话一出口,周围人就仿佛看到了那修罗场一样的场景,人头滚滚落地,生灵涂炭,整个黑海化为血海。

    这就让许多人受不了了,虽然不会站出来骂郝启屠夫,但是私下里的话语就不那么好听了,屠夫,刽子手,希特勒,甚至还有人称他为野猪皮第二……

    郝启满脑袋的青筋直冒,整个头都埋着,七海人的说法他知道,地球人的说法他也知道,还真以为他不懂野猪皮是什么意思吗?他所说的到底是要命,还是要保留奴性,居然被这些人理解为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了,他……真的有这么不堪吗?

    可是,不能够动手,不能够有任何冲动,他们说得其实都对,至少不是全错,而且即便错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郝启自问自心,难道你想成为以言杀人的人吗?郝启,你无法说服他们,但是他们是无辜的,在这公平的殿堂上,你和他们是平等的,你们是在思想上进行的碰撞!

    不……

    我其实只是希望……

    “这是我的提议!”

    这时,一个轻灵的女声响了起来,声音并不大,但是一下子就让在场那喧哗的指责声停息了下来,所有人举目看去,就看到蓝灵儿一脸寒霜的走了过来,而在人群外围的人,他们立刻就让开了一条道路,让蓝灵儿从外走入。

    蓝灵儿满脸寒霜的走在路上,而那些指责的人仿佛都很愧疚,一时间都不敢看她的眼睛,而蓝灵儿走到一半时,再度说出了话语来。

    “这个提议是我提出的,血洗黑海!革掉他们的奴性,这是我的提议,所以……”

    “你们有什么问题就来问我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向左或右翻动可现实翻页效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