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金票
位置导航: 丁丁小说网 > 军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金票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金票

推荐阅读:不朽之路电影世界大红包毒舌宝宝间谍妈那些年追过的女孩末世之随机召唤师花都绝品小道士悠闲龙生一斩万界医品庶女七零年,有点甜

    张大象还真不是在低调,他在韩艺面前,那就是一个穷人,虽然他是户部侍郎,最有油水部门的二把手,但其实他在长安已经算不得顶级富人。如果仅仅从财富上来判断贵贱的话,那么长安的贵族优势就不是那么明显了,许多富商比贵族都要有钱。

    因为唐初时代的贵族,再有钱的放到如今,其实也就那样,因为当时国家都不怎么富裕,他们只是旧地主,他们有自己的土地,故此他发展起来就很快,但是后继乏力,想要做大就必须兼并土地,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商人没有受到土地的限制,现在工商业发展的太快,商人是奋起直追,很快就超越了他们。

    有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以前长安最富裕的人就是长孙家,而如今已经被韩艺给取代。

    没有人可以计算出韩艺的财富,即便是桑木也算不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张家想做买卖,因为时代改变了,商业能够迅速的累积财富,如今张大象作为户部侍郎,这就是优势,应该将这优势转化为财富。

    秋收在忙忙碌碌中,很快就过去了,这秋收一过,李治和武媚娘立即动身,前往并州文水祭祖,其实李治早就想出去散散心,待在朝中隔三差五就来烦心事,勾心斗角得事太多了,实在是秋收大于天,皇帝要敢在秋收出行,那会被百姓骂死去,大臣也肯定会反对的。

    不过他们夫妇此番出行的仪仗队那真是规模空前,武媚娘这回就是要回去显摆的,你们当初将我们母女赶出来,如今我们又回来了,而且还是作为天下第一夫人。其实这就是去打脸的,那必须带足人马,阵仗一定要齐全,而且祭祖就难免修庙,这么多人吃吃喝喝,这个支出可是不小。

    而唐朝讲究的自给自足,皇帝也是如此,长安最好的地一定是皇帝的,皇帝才是最大的地主,国库的钱,是属于国家的,不是属于皇帝的,皇帝要动国库的钱,这是需要审批的,皇后祭祖这种事,大半费用应该是皇帝自己出钱,因为这是属于内廷的事务,也归少府去管,不是属于国家的事务,国家最多补贴一点,要是皇帝祭祖那就是国库全包,李治的小金库是很有压力的,好在韩艺是他的心腹,就答应户部支出七成,皇帝自己只出三成。

    随行官员中,枢要大臣有黄门侍郎许圉师,武将就是薛仁贵。

    薛仁贵是李治重点提拔的对象,看这情形就应该是李绩的接班人,因为薛仁贵上位的时机好,赶上了废王立武,在那个时期提拔上来的大臣,如今个个都活得非常滋润,没有一个混得差的。

    李治、武媚娘就是希望大臣明白,这年头必须得跟着我们夫妇混,才有前途。

    而就在李治离开的第三日,元家园林的那些年轻官员也都去西北赴任了,他们是充满了自信,而且充满了期待,他们不再惧怕挑战,反而非常期待挑战,因为他们在韩艺那里学到了许多本事,就人性而言,刚刚学业有成,当然想立刻就学以致用,就好像学车一样,刚刚学会开车,总想着开车去溜达几圈,不管是单车,还是汽车。

    韩艺这一下子就轻松了下来,前段时间,他真的忙得连父亲是谁都记不得了,虽然他还是有很多事要做,但是不至于那么赶,也都是下面的人在忙,他很轻松,不过他也没有给自己的放假,因为皇帝不在,大臣们都很放松,尤其是枢要大臣,基本上没有人管他们,也就不需要请假,有事就去,没事就不去。

    这一日,韩艺晃悠悠的来到北巷,他直接来到女人坊,不,如今这里已经是妇联局,妇联局在皇后离开不久,就正式开门,但是开门那日非常低调,就是简简单单的将门打开,不过消息传播的非常快,前来围观的百姓可是不少,但没有一个官员来捧场,充分体现出非官方机构的性质。

    “韩尚书,请留步,你不能进来。”

    这韩艺兴致勃勃来到妇联局,他也是第一回来,可这脚都还未跨过门槛,就被门前一位少妇拦住。

    这少妇韩艺认识,名叫齐婉秋,是萧无衣麾下的得力干将。

    韩艺愣住了,“为何?”

    齐婉秋往门口一指,韩艺偏头一看,只见门口竖着一木牌——男人止步。

    “这是谁立的牌子?”

    “是郡主吩咐的。”

    这个婆娘,真是的。韩艺道:“我可是你们郡主的丈夫。”

    齐婉秋讪讪道:“郡主说过,她得以身作则。”

    韩艺怒了,道:“去把郡主叫出来。”

    “哦。”

    齐婉秋赶紧上得楼去,不一会儿,萧无衣就急急从楼上下来了。

    韩艺一语不发,就是看着她。

    “外面说,外面说。”

    “外面说?”韩艺真心想收回这屋子了。

    萧无衣也不跟他多言,直接将他给拉到边上,道:“你怎么来呢?”

    “你先别管我怎么来了,你那块牌子是什么意思?”韩艺一脸纳闷道。

    萧无衣道:“这是我们妇联局内部商量决定的。”

    “为毛?”

    “这女人来妇联局告状,一般都是告男人的状,但是女人又比较胆小怕事,故此不准男人进去,主要就是希望给来这里的女人一种——一种,哦对,安全感。”

    韩艺听着觉得还真有一些道理,可还是非常郁闷道:“我也不准进么?”

    萧无衣道:“我身为头头,得以身作则,如果你准来的话,其她人的丈夫也能来,那这块牌子还有何意义。”

    韩艺点点头道:“行行行,你是大姐大,你说了算,其实我也就是路过,顺便。”

    “等下!”萧无衣忽然手一抬,打断了他的话,眼睛却看向门前的街道上。

    韩艺偏头一看,只见一个妇女在门口徘徊着。

    “你先躲一下。”萧无衣小声。

    “躲?好吧,好吧。”

    韩艺愣了下,随即转身往走向边上的小巷。

    过得一会儿,韩艺又从小巷走了出来,那位妇女已经入得局内。

    这么快就有人来告状,看来妇联局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轻松。韩艺嘀咕一下,正准备来门前瞅一眼,可刚来到门前,萧无衣突然就走了出来,小声道:“你瞧见了,方才你站在这里,那妇女都不敢进门,我看得将这牌子立到街口去才行。”

    韩艺大翻白眼道:“立到街口去?那人家还做不做生意,亏你想得出。你忙你得去吧,我去金行那边有点事。”

    说完,他就摇头晃脑的离开了。

    萧无衣不禁抿唇一笑,其实她还真不爱韩艺干预妇联局,因为她也有她的理念,韩艺的理念再跟她相同,也有男女的区别,其实韩艺就是在职务划分上出了一些主意,其余的都是萧无衣自己做主,包括那块木牌。

    “无衣姐,韩尚书对你真是好,你不让进,他还真不进。”齐婉秋凑到萧无衣身边,偷笑道。

    “这是夫妻间的尊重。”

    “那如果韩尚书不准你去凤飞楼,你也会答应么?”

    “当然不——你问这么多干什么?还快不起做事。”萧无衣瞪了齐婉秋一眼,然后便急急走了进去

    .

    “了了见过韩尚书。”

    这韩艺刚刚来到金行,便有一名模样标致的女人走了出来,一袭浅白色修身长裙,长发只是在后面扎成一个发髻,完全露出那精致的脸庞,显得极为干练。

    此女名叫商了了,官妓出身,如今在金行担任实习大堂经理。

    韩艺点点头,问道:“桑木来了吗?”

    “桑木总管已经来了,如今正在贵宾房,韩尚书,这边请。”

    商了了手微微一抬,又将韩艺请到贵宾房。

    “恩公,你来了!”

    桑木见到韩艺,急忙起身。

    韩艺突然指了指二人,道:“这就是专业与非专业的区别啊!”说着,他便坐了下来。

    桑木愣了一下,随即才明白过来,尴尬道:“恩公,这事我若做的了,你也不会请了了来了。”

    商了了兀自面带微笑,给韩艺斟了一杯茶,道:“韩尚书,请用茶。”

    韩艺点点头笑道:“了了,你得实习期到此为止,明日就转正吧。”

    商了了轻轻“啊”了一声。

    这实习跟转正待遇可是两码事,转正的经理是有私人套房住的,实习的住宿舍,原本实习期可有三个月。

    韩艺道:“做事无外乎两点,努力和天赋,这两者你都有了,我这个尚书都满意,我就不信别人能够挑出毛病来,说声‘谢谢’,然后出去做事吧。哦,不准任何人进来,我跟桑木大总管有些事要谈。”

    “啊?谢谢。是。我先出去。”

    商了了差点这临门一脚,给慌了手脚,又是兴奋,但又不敢表露出来,强忍着激动走了出去。

    桑木纳闷道:“恩公,这可还不到半月,她还欠缺经验,好歹也让她实习一个月再说。”

    “她欠缺经验?”

    韩艺笑了一声,道:“她以前在那么多大臣身边周旋,什么客人应付不来,她现在缺得就是信心,给她这一点信心,她就完全有资格胜任。其余人也是如此,要注意培养她们的信心,让她们相信自己能够胜任这里的一切工作。不过,努力和天赋不等于信任,俗语有云,这日久见人心,建立信任的唯一途径,就是时间,因此在核心业务上,必须要提拔那些资历更久并且是由我们一手培养的员工。”

    桑木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韩艺道:“东西带来了没有?”

    “带来了!”

    桑木从怀里掏出一个木盒来,放在桌上,将盒子打开来,只见里面放着两沓纸钞,右边的比较复杂一些,正上方印有“大唐”的字样,“大唐”下面是面额,左右两边印有“金行”,还有牡丹花的背景,周边有纹路,主调是蓝绿色,在光照射下,还带有一点点彩色,而左边的就相应简单许多,除了面额之外,就只是有一些花纹,淡黄色的底,蓝色纹路。

    “这右边的就是给金行准备的,里面采用的是最新的纸张,是根据恩公你的想法,添加了棉花进去,摸上去的确要有感觉多了,而且比较耐用,颜料也是采用全新的技术,里面添加了一种鱼胶,在阳光的照射下,仔细看会有彩虹色,一共有八种面额。左边的是给元行准备的,用得是被金行淘汰的技术,一共有四种面额。”

    在他说得时候,韩艺拿着这些代金券仔细看了看,摸了摸,这方面他真是行家来的,因为他在后世也经常用到假钞。

    桑木说着,又打开木盒的底部,只见里面还夹带着一张比较大的纸张,“这就是根据恩公你的要求设计出来的金票。”

    但见这金票上面图案就比较复杂,上面文字有深有浅,里面用得一种新技术,是先用两张纸叠在一起,用铜印印刷一次,墨汁是通过压力渗透到第二张纸上面,然后再将第二张纸印刷一遍。

    韩艺又拿过来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

    桑木又道:“但是恩公,这种金票是需要两边都拥有的,我们是给元家技术,还是专门派人去帮忙他们做。”

    韩艺道:“这种机密一旦透露出去,金行和元行都的玩完,因为来不及沟通的,技术全都由我们保密,我们给他们相应数量的金票,然后再告诉他们暗码就可以了。桑木。”他扬了扬手中的金票和代金券,“这东西是双刃剑,玩得好,咱们都不需要干其它的买卖了,要玩的不好,咱们可就完了。因此在这方面,一定要谨慎又谨慎,对于核心技术是要绝对保密的,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发行的代金券最多不能超过金库的七成。”

    桑木点点头道:“恩公,你放心,这我一直都记住的。”

    其实代金券的技术是凤飞楼最为高级的秘密,整套技术是分给东南西北四个作坊,研究是一个作坊,生产又是另外几个作坊,由谭洞、东浩、佐雾、彭靖专门负责,他们一般都很少来长安的,等于每一次印刷都必须从四个作坊将代金券所需的各种原料运送到凤飞楼后面的印刷坊,然后再印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向左或右翻动可现实翻页效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