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百九十八章
位置导航: 丁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不悔江湖憔悴剑 > 第五百九十八章
第五百九十八章

推荐阅读:约么?我说吃饭堂上春三国之无限抽奖 捡个杀手做老婆都市之我的完美世界诡三国 瞳宰天下无上极境太古龙象诀农民医生

    第五百九十八章

    11/10/23一更

    那屋中之人沉默了良久,忽然轻轻开口道:“虎儿,难道你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吗?即便是你听不出来,大哥难道你也听不出来吗?”

    辛不悔闻言身形不由晃动了一下,旋即稳了稳身形,而后高声道:“我听出了你的声音,但我那柔妹已然死去多年,你是人是鬼,请你出来,也好让我们分辨个清楚,倘或你真是柔妹,那你现身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那屋中之人闻言轻声一叹,而后道:“大哥,小妹如今两世为人,确实有些不敢与你相见,但既然大哥如此说,若小妹不出来与你相见,那便显得小妹有些不近人情,既然如此,小妹出来了。”

    屋中之人话音一落,那小屋的门便轻轻开启,一条白sè人影霍然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辛不悔等人此时注目观看,见那白sè人影在众人眼前一闪,出现之人一身白sè衣衫,宽袍大袖之上竟然连一点颜sè都无,再看面部,那容颜分明便是死去多年的古柔无疑。

    辛不悔见到如此的情景身形不由打了一颤,他眼中已然有泪光隐现,旋即他颤声道:“柔妹,真的,真的是你吗?难道不是我眼花了吗?这些年你还好吗?你可知道,这些年我心中不曾将你忘怀?”

    那出来之人果然便是古柔,她看向辛不悔,淡淡一笑,道:“大哥,我这些年过得还算好,虽然是受了不少的苦楚,但这条命却是保住了,这也多亏了易尚友帮我疗伤,不然我早已死去多时了。”

    辛不悔陡然听到古柔说的这句话,不由神情一凝,不由疑惑的一愣,旋即道:“你说什么?你说是易尚友给你疗的伤?这怎么可能,而且当日我已然看到你死去的情形,你怎么又能醒转过来呢?”

    古柔听了辛不悔的话,不由长长的一叹,道:“大哥你有所不知,我那日属实是应该归西的,但是幸亏你被易尚友所擒,而我又被易尚友手下之人在众位掌门受重视夺了过去,故此易尚友为我诊脉,他说我脉搏虽然停顿,但是内息尚存一点儿,还是有救的,故此他利用本身内力为我疗伤,才将我救了回来。”古柔说到这里不由眼内泪水为之流淌下来。

    辛不悔听古柔说到这里不由沉yín了一下,旋即道:“柔妹,你说的话我倒是可以相信,不过我现在却对于他将你是如何救活有些奇怪,且他为何要将你救活呢?”

    古柔听辛不悔如此问不由长叹一声,而后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现在我已然是拜在他的门下学习武艺,他现在是我师傅,他跟我说,今日自北方来了一个武艺颇为了得之人,让我率队前来抵挡,故此我才能与大哥你相见。”

    辛不悔听了古柔这话,不由心中一沉,旋即想到,这便是易尚友要救柔妹的理由吧?他想着,不由叹息了一声,而后道:“看来易尚友是早有准备,他早已料到我会返回中原了,故此才会将你救醒,不过柔妹,你为何要拜他为师,这岂不是成了他的走狗。”

    古柔闻言又是一声叹息,道:“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既然现在大哥来了,我也要奉劝大哥不要固执了,如今天下已然是蒙古人的天下,你又何必如此执着,我已然经历了生死,现在明白什么才是顺天而行,大哥你还是不要再与朝廷作对了。”

    辛不悔听了古柔的这番话不由心中大痛,旋即看了看眼前的古柔,而后道:“柔妹,你怎么变的如此多,难道你忘记了文大哥的仇恨了吗?如今你虽然生还,但是我却觉得你比死了还不如。”

    古柔听了辛不悔的话不由泪水再次流淌了下来,而后道:“大哥,你无论怎么说我都好,小妹还是要奉劝你,不要再执mí不悟了,这样下去,受罪的只有你自己。”

    辛不悔听了古柔的这句话不由身躯一震,旋即不由仰天一阵大笑,他道:“你不是我的柔妹,你虽然身体像极了柔妹,但是你根本与她便是两个人,你不是她,你绝对不是她。”他说着身躯不由缓缓的向后退了数步。

    那古柔听了辛不悔的言语,不由叹息一声,缓缓向前走了两步,道:“大哥,难道是否真的是我你也看不出来了吗?难道我古柔便如此的让你如此的不堪记忆?难道我真的不会让你有任何的记忆,难道你觉得我真的不是古柔吗?你不觉得如此说,让我觉得颇为伤心吗?”她说着不由泪水留下的更加多了起来。

    辛不悔看着古柔泪流满面的表情,不由心中的柔情缓缓的上升,他几乎便要脱口而出,让古柔上前来,自己仔细的看清楚,希望可以再看得清楚些,可以让自己能够认清楚,自己可以看得更加清楚些,对方这个古柔是否是自己多年的爱侣。

    然而便在此时,身后的虎儿却是难以忍耐了,她霍然大吼了一声,道:“姑姑,你这般的样子,让我也难以相信你便是当日我的姑姑了,你竟然劝辛先生去投靠蒙古人,这哪里是我当年的姑姑,你若是我当年的姑姑,你倒是说一说,你跟辛先生当年的一些事情,也好让我们相信你。”

    虎儿的一句话提醒了辛不悔,他看向了古柔,而后叹息一声,道:“柔妹,你便说说当年的事情,也好让我知道,真的是你。”

    古柔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无奈,而后叹息一声,道:“大哥,他们不相信我倒也罢了,可是你也不相信我,这倒是我到今日也难以相信的,不过我也理解你的心里,故此我便说说当年的事情,也好让你知道,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古柔,也好让你对于我放心。”

    辛不悔听了这话不由叹息一声,道:“柔妹,我不是不相信你说的话,只不过我觉得这事情来的太过突然,所以我必须要nòng个明白,何况你现在与先前大有径庭,我便更要nòng个明白,故此请你说个说明白,也好让我们心里有个数。”

    那古柔听了辛不悔是的这句话不由长叹一声,道:“大哥,你如此说便是不相信我了,其实我明白,你如今最主要是因为我与易尚友有了一层的师徒关系,故此你更是对于我有些嫌隙,所以你对于我更是有些不放心,我说的没有错吧?”

    辛不悔听了古柔的话不由心中一痛,旋即他叹息一声,道:“柔妹,你说的其实没有错误,但是最主要我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如此的为易尚友而卖命,为什么你要劝说我对于蒙古人要放开,这便是我要nòng明白的地方。”

    古柔听了辛不悔的话,不由苦笑了一下,道:“大哥,其实妹子我也不想这样,不过事实已然是这样,我们便是再倔强百倍又能如何,所以妹子劝你还是不要继续错下去。”

    辛不悔听到了这里不由悲愤的长啸了一声,道:“不想你竟然是这样的人,你竟然在经历生死之后能跟我说出来这样的言语,或许我辛不悔当年真是认错了你古柔,你竟然是这样的人,真是令我大失所望,你若是继续这样,便你是我的爱侣,看我也要将你铲除。”他说着不由缓缓退后了数步。

    古柔听了辛不悔的这番话,不由长长叹息一声,而后道:“大哥,既然是如此,我看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了,我此来便是奉命剿灭你们的,既然你如此说法,我也只有奉陪到底。”她说着霍然身形向后一退,旋即双手一招,大声喝道:“你们还不动手吗啊?”

    古柔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听在辛不悔的耳中却是如同炸雷一般,而随着这一声的呼喊,四周忽然升起了一盏盏的灯光,而这些灯光之中却是一缕缕的黑sè物体散发了出来,且方向正是向辛不悔是等人的方向飘散而来。

    辛不悔等人看到这般情形不由都是大吃一惊,他们知道,此时众人的体力已然是达到了一定的极限,即便是可以与敌人厮杀,但是若论想要突出重围却是极为吃力,而此时飘来的这些烟雾更是令人难以喘息,若是这样下去,众人难免要为毒烟所困,最后难免要被这些毒烟nòng得难以动弹,甚至于众人一同丧命。

    然而正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霍然那古柔向众人一挥手,道:“你们还不快些跟我来,难道真要死在这里吗?”她说着身形霍然一动,已然是闪进了屋内。

    辛不悔看着那古柔闪入屋中的身形,不由沉yín了一下,但他知道时光一闪即逝,若是自己等人不跟了古柔进去,只怕是这些人要一个都难以幸免,故此他想着,身形展动,已然是冲向了那小屋子而去。

    那小屋子其实并不宽大,但当辛不悔等人冲进了屋子之后,众人才看出来这屋子竟然是没有任何的摆设,而且这屋子有一种颇为诡秘的感觉,且最令人奇怪的便是,当众人来到了这屋子里面之后,这屋子便开始不规则的晃动,且古柔的声音自众人的头顶传来,只听古柔嘿嘿笑道:“大哥,你们便在这里多停留一下吧。小妹要去做一些你们做不了的了事情,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的苦心。”

    辛不悔听了古柔的这句话,不由心中一颤,旋即他大声道:“柔妹,你想做什么?”他说着四处看着,而后道:“难道你想要带我去找易尚友报仇,若是你有这种事的想法请你不要想了,我只希望亲手将他杀了,若非如此便是他死了,我也是没有什么趣味。”

    古柔似乎听到了辛不悔的话,她身躯不由一震,旋即哈哈一笑,道:“我说辛不悔,大哥,如今你有什么资本要与朝廷对抗,要是我说,你们不若投降了朝廷,其实朝廷也是希望如你这般的人才前来投效的。”她说着不由连连叹息。

    辛不悔听了古柔的这些话,不由哼了一声,而后道:“柔妹,我不知道你现在是怎么了,但你无论是怎么样了,我都是要将你到底是如何的状况nòng个明白。”他说着霍然身形一展,竟然是扑向了那古柔发来声音的方向。

    此时古柔其实已然身躯远离了这小屋,但她的声音却是似乎仍在这小屋四周,而此时的辛不悔是心神都为这声音所慑,故此他的身形自然而然的便向着那他听到的声音方向扑了过去。

    此时众人其实早已听出了对方并未在四周,而辛不悔的身形扑了出去,正是对着那声音的来源,这令在场的众人都大有措手不及的感觉,因众人知道,若是辛不悔的身躯一旦离开了这个地方,跟随那声音而去,他所受的危险便大的无以复加了。

    众人的想法自然是没有错误,故此当辛不悔的身形刚刚扑向古柔声音的方向的时候,霍然自四周传来了一阵大笑,接着漫天遍地的暗器竟然一股脑的扑向了辛不悔的身躯,且在与此同时,竟然自辛不悔扑出的身体的四周传来一阵骨碌碌的声音,一些带满了尖刺的滚子缓缓向辛不悔扑出的方向滑了过去。

    而最令辛不悔想不到的却是在他身形扑出去的瞬间,竟然有一抹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剑光霍然闪现在了他自己的眼前。

    那抹剑光正是辛不悔日日所思的古柔所发出的,而且那剑光去处竟然便是辛不悔的要害之处,这令辛不悔更是难以想象。

    辛不悔一直以来都是想着,若是自己可以令古柔活下去自己能怎么样都无所谓了,但是他没有料到的是,现在与自己对敌的人竟然便是古柔,而且对方出手一丝不曾保留,竟然令自己险象环生,且更是令自己大有招架不来的感觉、

    辛不悔想到这里不由吐气开声,将所有的内力都运用上了,一个冲锋便将古柔部署的所有攻势全部破除了,他高声喊道:“柔妹,难道你便要如此的跟易尚友在一处,变成他的傀儡不成吗?”

    此时那些四处飞来的暗器与滚子已然是到了辛不悔的身旁,而古柔的长剑攻势也在与此同时被辛不悔躲了开去,而此时辛不悔在千钧一发之际身形一阵大动,在漫天暗器之中躲了开去。

    然而此时辛不悔身后的众人却是对于那些迅速滚来的滚子nòng得手忙脚luàn起来,苦儿口中大声喊道:“师傅,师傅我们要不行了,你快些想办法。”

    辛不悔此时心中所想的只有要把古柔擒下,他心中明白,无论古柔如何对待自己,自己也不会真的下杀手去对付她的,然而面前的局面,若是自己不能够将古柔擒拿下,自己这边的人也便没有了生还的机会,故此自己只有尽其所能的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古柔拿下。

    辛不悔心中想着,他的身形也便更是加快了速度,而他耳中听着苦儿的叫声,他的动作便更是快了起来,而他此时双掌一分之间已然是再次攻向了洒下漫天剑影的古柔。

    古柔此时的攻势颇为凌厉,掌中的长剑如同漫天飞霜一般攻向了辛不悔全身,她此时的攻势全部都是杀招,且没有一丝的留手,大有将辛不悔削成碎片。

    然而古柔的武艺本便不是辛不悔的对手,更兼此时的辛不悔心中早已下了决定,即便是伤了古柔,也是要迅速将她拿下,而后好令众人脱离危险。

    故此此时辛不悔的身法如同鬼魅一般,仅仅是一闪便来到了古柔的身后,他双掌合拢,一分一合之间已然是将古柔漫天的剑影化于无形,旋即他大喝了一声,双掌自下而上的霍然直奔古柔的双肩而去,口中却道:“柔妹,你便不要再动手了,随了我等去吧。”

    辛不悔口中的话说到这里,他的双掌也在这个时候到了古柔的双肩之上,仅是稍稍内力一吐之间已然是控制住了古柔的双肩的活动。

    而古柔此时也已然是感觉出来自己被辛不悔的双掌控制住了,她不由眉头一皱,旋即身子霍然一动,足下连连闪动,身法曼妙的一个回旋,竟然是轻而易举的脱离开了辛不悔的双掌。

    辛不悔没有料到古柔此时的身法如此的快捷灵巧,他不由吃了一惊,旋即忙双掌再次运转,向前一探,再次攻了过去。

    然而此时的古柔在身形脱离开辛不悔的攻势之下,掌中长剑陡然以一个辛不悔料不到的方位霍然刺了过来,直奔辛不悔的小腹而去。

    此时辛不悔的身躯向前而来,他本是想紧追古柔,令她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自己在一两个回合之内便将她拿下,然而不想古柔竟然可以在瞬息之间便回剑攻来,且是在自己身形扑前的一瞬间,他不由吃惊不已。

    然而辛不悔虽惊不luàn,他见古柔的长剑攻了过来,不由身形一措,口中喝道:“柔妹,你好狠的心啊。”他口中说着,不由身形连连转了两个方位,紧接着霍然右掌食指一弹,直弹在了古柔的长剑之上。

    古柔的长剑跟着辛不悔的身形连连变了两三个方位,而此时她眼见自己的长剑攻了过去,而辛不悔此次不再闪躲,而是以一指弹向长剑,心中不免也是一惊,然而她此时想撤回长剑也已然是不及,只有潜运内力,将内力提升至十成,接了辛不悔的这一指。

    辛不悔的食指此时已然是弹在了古柔的长剑之上,‘铮’地一声之下,古柔掌中的长剑被辛不悔这一指弹得直飞天际,而也便是在这时,辛不悔的身形霍然来到了古柔的身前,他断喝了一声:“柔妹,你还不跟了我去吗?”他口中说着,霍然双掌一合之下已然是将古柔整个身体拥入了怀里,而也便是在这一瞬之间他点了古柔的两处大xùe,令她难以动转。

    而也便是在这个时候,他忽然觉出古柔掌中似乎多出了一样东西,而这样东西只差一点便戳入了自己的身体之内,若是自己不曾迅速的点了古柔的xùe道,只怕此时自己的身上便已然是多了一个透明窟窿。

    而此时辛不悔稍稍仔细看了看古柔右掌中的东西,这一看他不由心中一凉,因古柔掌中的东西竟然是一柄极薄的匕首,那匕首看起来虽然不甚出奇,但那刀身之上蓝汪汪的一抹青光,一望而知,那匕首之上含有剧毒。

    辛不悔看到这里不由叹息了一声,他此时心中的感受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然而此时不是多想的时候,他此时既然已然将古柔拿下,自然是要迅速的解救众人脱离危险。

    辛不悔想到这里不由忙将古柔掌中的匕首夺了过来,旋即远远的抛了出去,而后将古柔的身躯背到了自己的背后,旋即他回身看向身后的众人。

    此时辛不悔身后的众人已然是被四处滚来的滚子包围在了中央,且不时有黑衣人用滚子来回滚动攻击众人,而这其中虎儿与白总管两人还算可以勉强的躲避开去,而苦儿却是穷于应付,他四处跑动,看样子已然是险象环生,若是自己再不出手,只怕是这几人一定会被那些滚子所伤。

    辛不悔看到这里不由叹息一声,他身形霍然拔起,带着背后的古柔一同飞身落向了那滚子之中。

    那滚子乃是遍体都有长刺的东西,被人在后面推动之下便会滚动不止,若是刺到人的身上只怕是要令人血ròu模糊。这武器本是战场之上颇为具有杀伤力的武器,而用到这地方狭窄的地方,其功效也是不小。

    辛不悔知道这东西的厉害,但他却毫不畏惧,因他看了几眼之后便知道这东西最大的一个弊端,那便是这滚子虽然厉害,但若是自己这方的人可以以长棍将那东西挑动起来,或是借力而为,极有可能把这些滚子利用出来,为自己这方人所用,说不定还可以帮助众人冲出重围而去。

    辛不悔如此想着,他身形刚刚落到众人身旁的时候不由大声喊道:“大家不要慌,先找些长的东西顶住滚来的滚子。”

    此时虎儿等人已然是累得有些受不了了,而此时他们见到辛不悔来到身边,似乎有了精神支柱,此时他们听辛不悔如此一说,不由四处而望,见四处并无什么长的东西可用,虎儿不由大声道:“四面什么都没有,我们该怎么办?”

    辛不悔听了这话四处望去,见果然四处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不由也是有些犯愁。

    然而便在此时,霍然远处有人大声喝道:“滚子队,不要让辛不悔等人逃了出去,左队与右队一同冲过去,前锋队与后营在他们冲过之后紧接着冲锋,务必将他们一网打尽。”

    辛不悔听到这一声呐喊,他心中不由一惊,因他知道,这一声呐喊之后便是对方要发起猛攻的时候,若是对方真的要那样做,只怕自己这里的这些人没有谁可以全身而退了。

    辛不悔想到这里不由精神一振,他霍然哈哈一阵大笑,高声道:“暗中的那位朋友,既然你指挥若定,何不现身出来,也好让我们看看是哪位朋友如此的厉害,竟然可以将我们困在了这里,也好让我们这些人死个明白。”

    那暗中指挥之人听了辛不悔的这话不由哈哈一阵狂笑,道:“辛不悔,你不要以为这样我便会出来见你,其实你都要死了,何必要知道我是谁,不过今日若是你可以自己离去,我倒是也不会奇怪,因为凭了你的功夫,你要是自己逃生,估计也应该能做到的。”他说着不由又是一阵yīn测测的怪笑。

    辛不悔听了对方这话不由心中有气,但他平静了下心情,而后大声道:“辛某人岂是贪生怕死之辈,不过若是你真想要我们这些人的性命也未必那么容易,既然你没有胆量出来相见,那我们也不会强迫一个胆小如鼠的人出来相见的。”他说着看向四周缓缓靠近的那些滚子队,不由高声道:“你们尽管攻过来,看看我们到底是否能逃出生天。”

    辛不悔说到这里不由看向众人,道:“各位可是做好了准备,若是他们真的攻了过来,大家不要慌,只需将地上散落的暗器尽数打了过去,我想他们也未必能近我们身的,而且我们靠着这些暗器若是可以抢得一些滚子,那时我们也便有了反击的条件。”他说着不由缓缓用左足在地上挑起了一些暗器。

    辛不悔的话令众人精神为之一振,众人忙也将一些散落于地的暗器挑了起来握在了掌中,而苦儿却是不nòng暗器,他见众人都拿着暗器,他却是从地上抓了不少的泥土,用衣袖袖了,而后笑嘻嘻的站到了辛不悔的身边,轻声道:“师傅,我nòng了点儿泥土,一会儿扔了过去,不知道能不能有用。”

    辛不悔看了一眼苦儿,不由好笑,他道:“自然有用,不过你可是要用些力道,不然沙子若是被风吹了出来,我想我们也是要吃自己亏的。”

    苦儿闻言不由点头,道:“师傅放心,这个我晓得。”

    而就在师徒两人谈话的时候,那些滚子已然是缓缓bī近了过来,那黑暗之中指挥的人霍然发出了一声长啸,而这一声的长啸之声过后,那些黑衣人推动滚子,发动了全面攻击。

    那推动滚子的黑衣人有二百余人,这这个小小的地方,滚子滚动之下地上的东西纷纷被压得四处luàn溅,而那些滚子此次滚来与刚刚的滚动似乎又有了不同,因此次的攻击速度要比刚刚快上了两倍,那威势当真无与伦比。

    辛不悔等人此时看到那些滚子滚来的速度不由都是暗暗吃惊,然而事情已然到了这般的地步怕也是无用,故此辛不悔在那些黑衣人渐渐靠近之后,不由大声喊道:“发。”

    随着辛不悔的喊声一落,众人掌中的暗器便纷纷飞向了那些黑衣人而去,那暗器飞动的速度也当真快的很,准确的很,故此已然是有不少的黑衣人被暗器所伤躺倒在了地上,而滚子滚动的速度也因此而缓慢了下来。

    而此时的苦儿见众人已然将暗器都纷纷投掷了过去,他不由极为兴奋,身形霍然向前一跃,两只袖子霍然一抖,大声道:“看我的看家宝贝。”他话音一落,他两只袖子里的沙土面儿一股脑的洒落了过去,而他这一洒落沙土面不要紧,那些推动滚子的黑衣人不由都是吃了大亏。

    因是在黑暗之中,那些沙土面儿本便不容易被分辨出来,况且铺天盖地的洒落过去之后令那些黑衣人猝不及防,眼睛里不由都被那些沙土面儿给mí了多人。

    这般的情形是那些黑衣人所料不及的,他们哪里想到会有人用如此的手段去对付自己,而且这些沙土面儿又来得突然,众人一时间手足无措,阵脚大luàn了起来。

    辛不悔等人见了这般的情形不由心中大喜,辛不悔高声道:“各位,还不快些抢滚子,迅速突围了出去。”

    众人听了辛不悔的喊喝,不由发出了一声不小的呐喊,一同冲向了那些阵脚大luàn的黑衣人,将他们推动的滚子抢了过来,且极为迅速的放倒了十余个黑衣人,将他们掌中的长竹竿抢到了手中,一时间几人一同奋力推动滚子向相反的方向迅速移动过去。

    那些滚子都是精钢所铸造,推动起来之后的力道大的惊人,而且因为滚子之上都有长刺,故此所到之处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

    那些黑衣人被抢了滚子,有的受了暗器的击打,有的被苦儿的沙土面儿nòng得睁不开眼睛,有的看到对方推动滚子过来,不由大惊而逃,一时之间这边攻击的人luàn作一团,有的被滚子压得血ròu模糊而亡,有的逃往他处,不过转眼的功夫这些黑衣人便被辛不悔等人击溃。

    辛不悔见自己等人杀出了一条血路不由长长出了一口气,而后他回头看向在自己等人身后紧紧攻来的另外三路人,他不由一声长笑,转过了身子,向身后的人笑道:“你们这些人难道也想像刚刚那些人一样,被我们推得死伤大半吗?”

    那些追赶而来的黑衣人此时听到辛不悔的话,不由都是一惊,旋即缓缓停顿了下来,而后不由都将那些滚子都拢住不动了。

    而此时那黑暗之中指挥之人不由大声呼喊道:“你们这些人是怎么了,怎么还不追了上去,难道便这样看着他们逃走了不成,若是这样,你们回去侯爷难道便会饶了你们吗?”他说着不由便是一声凄厉的长啸。

    那些黑衣人听到了那暗中之人的长啸之声,不由似乎都颇为紧张,缓缓又开始推动起来了滚子,且慢慢的速度在提升,想来他们一定是听了那人的话,心中对于易尚友颇为忌惮,故此他们现在还是要极力攻过来。

    辛不悔见到这般的情形不由心中暗暗一叹,旋即他高声道:“各位兄弟,难道你们真的要为易尚友卖一辈子命不成,难道你们不觉得你们这样做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吗?你们若是继续为他摆布,你们自己的性命早晚要废在他的手里,若是听了我的话,你们不若各自散去,不要再听他的摆布了。”

    那些黑衣人此时似乎对于辛不悔的话再也听不下去,一个个推动滚子,速度越来越快,众人合力之下那些滚动的速度竟然快了数倍,看那架势简直便是要将辛不悔这些人追赶上,把他们都压死在滚子之下。

    辛不悔见到这般模样不由叹息一声,忙回身向众人道:“加快速度,不要停下来。”他说着不由一把拉住了苦儿,道:“你不要推滚子了,快些与我再nòng些沙土面儿,向后抛落,不然他们若是追了上来,我们还是难免一死的。”

    苦儿被辛不悔拉住了,他回头听到辛不悔的话,不由点头,忙与辛不悔弯腰将地上的沙土面儿拢了一些向那些黑衣人抛落过去。

    那些黑衣人此时速度颇为快,眼见便要接近辛不悔等人,霍然漫天的沙土面儿落了下来,而且这些沙土面儿含有极大的内力,这阵沙土面儿有大部分是辛不悔洒落的,这些沙土面儿洒落在黑衣人身上之后,那些黑衣人不由纷纷倒地,而更有一些人翻身倒在了那些滚子前面,被正滚动的滚子压得血ròu模糊。

    如此一来辛不悔等人身后的滚子缓慢了下来,辛不悔见到这般情形,不由忙一拉虎儿,道:“快些走,不然一会儿再要攻了上来,我们这一招也未必管用了。”他说着不由拉着虎儿便向众人的方向奔去。

    然而便在此时,霍然在辛不悔逃走的方向一声长啸传来,一个声音冷冷地道:“辛不悔,难道到了这种局面你们还想逃走吗?若是今日让你们走脱了,我们这些人也真是太也饭桶了。”那声音落地的时候,一团火光霍然腾空而起,照亮了四周,接着四周突然也都亮起了火光,接着四面涌出了许多的黑衣人。

    这些黑衣人似乎都是死人一般的站立着,而在黑衣人身后腾空而起,落下来三个身穿墨绿sè衣衫的人,这三个人落下地来,缓缓走向辛不悔这些人身前。

    辛不悔看向那三人,不由心中暗暗吃惊,因这三人看起来虽然并不如何出奇,但从他们行走的步法身形来看,这三个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之流,若是自己没有看错,这三人若是联手而出,应该是天下少有匹敌的了。

    辛不悔看到这里不由忙将众人一拦,而后向后看了看,见身后追赶而至的那些人也已然停住了步伐,并不再向前来,不由稍稍松了口气,而后越众而出,抱拳道:“三位想必也是易尚友派来与我对敌的吗?”

    那三人看了看辛不悔,而后都缓缓点了点头,而后为首微胖之人看着辛不悔叹了口气,道:“辛先生,其实你名动江湖的时候我们兄弟便已然很是羡慕你了,而你于luàn世之中与文天祥与蒙古为敌之时我们也曾想过投奔于你,但是时事一变再变,如今我们已然是归附朝廷,在侯爷手下为官,故此也只能与你为敌了,这一点请你见谅。”他说着一抱拳,似乎对辛不悔颇有敬意。

    辛不悔见了这般的情形不由点了点头,而后叹道:“阁下所言在下自然是相信的,但也请阁下想清楚了,那易尚友并非好人,他为人之jiān险,三位应该是早有耳闻的,今日又何以要为虎作伥,这样不是坏了三位的名头吗?”

    那为首之人闻言叹息一声,而后道:“辛先生你说的这话我倒是明白,但是如今时事如此,我们也只能随波逐流了,若非如此我们又怎么能立于当世呢。”他说着看看了看身边的两人,而后又道:“如阁下这般人才若是到了朝廷来,我想必然也是有一翻作为的,何以阁下如此固执,非要与朝廷为敌呢?我劝阁下最好还是不要顽抗,与我们一同回归大都,这样我想阁下日后也会有不小的官职。”

    辛不悔听了这话仰天一阵大笑,而后道:“阁下所言极是,但辛某人却偏偏是个冥顽不灵之人,若是我肯投诚,应该是早已在蒙古人那里当官了,又何必有今日之事呢?”他说着微微一顿,旋即道:“三位前来一定是想要擒拿我回去的了,既然这样在下也不让三位为难,我们这便动动手,若是三位能够将在下拿下,在下便与三位回去便是。”他说着将古柔缓缓放下地来,让虎儿好好照顾,回身道:“三位请。”

    那三人对望了一眼,旋即三人身形向后退了退,而后三人在身后将长剑摘了下来,旋即向辛不悔一同抱拳后齐声道:“辛先生请。”

    辛不悔见了这般的情形不由点了点头,道:“好,各位请。”他说着将身形向后一退,旋即双掌一分,等着三人进击过来。

    那三人见辛不悔不肯先行动手,不由互相看了一眼,而后三人身形一晃,三柄长剑一抖,组成一道颇大的剑网,直奔辛不悔全身罩了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向左或右翻动可现实翻页效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