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二章 十年之约(下)
位置导航: 丁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武当问道 > 第二十二章 十年之约(下)
第二十二章 十年之约(下)

推荐阅读:攻气十足:秦少,慢慢撩暖男PK渣女,一贱钟情重生婚宠:总裁撩上瘾凶猛大叔求放过韩娱之掌控星光平天策逍遥派仙界独尊娱乐之荒野食神儒道之天下霸主

    “千凝!”沈七整个心都被抽了去,一手抓住苏千凝的手掌。wap.23us(顶点小说手打小说)苏千凝如同天洁白雪花中,含笑凝望沈七,双眸包含了无尽的情意,似乎在对他轻轻诉说却听到苏千凝低低笑道:“我愿作轻沾衣襟的杏花雨,纷纷润润,带着浅浅的馨香和沉甸甸的思念,悄悄濡湿你的心,我也愿作弹落音尘的古筝,用今生的情,来世的意,弹奏一支悠扬的曲,丝丝韵韵,余音不绝,圆润轻柔,情切切,意绵绵,我还愿作你案上的红烛,守望窗户,望断夜夜笙歌,任落红如泪,任灯花空老,点点滴滴,都是心的真意,都是情的幻想。”

    苏千凝柔和清凉的声音忽然萦绕在沈七耳畔:“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她柔软俏丽的身子忽然朝前飘出,轻飘飘地穿越了时空限制,沈七却骇然发现百损道人狰狞的冷笑:“沈七,这一切你都阻止不了,哪怕是什么鬼太极!”

    “你真的错了!”张三丰一声叹息,出现在百损道人身旁,双手缓缓抬起,正是太极的起手式。

    “沈七杀不了我,你也不成!”百损道人面上闪过一丝犹豫,更着冷笑道:“阻我着死,这丫头不是第一人,也不是最后一人!”

    此时无论是山峰间的炼狱门下还是蒙古铁骑,又或是江湖武林人士都寂静无声,震撼于苏千凝忽然绽放的惊艳笑容,她的笑容似乎穿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虽然不少人间隔数十丈的距离,可是几乎所有人都清楚看到到了她的笑容,感受到了笑容里面包含的真情和宁静,她静静地在每个人面前绽放生命中最绚烂的色彩。

    大家忘记了张三丰和百损道人的缠斗,忘记了沈七撕心裂肺的怒号,只有苏千凝的微笑。

    苏千凝的倾城一笑还残留在众人脑海中,她忽然伸出了玉手,映着已经暗黑色天空格外显眼,纤手白细淡明,指细长中带着丰腴,掌心手背雪白细腻,整只手泛着无比的晶莹剔透,轻轻抚在沈七的面颊上,低声喃喃道:“不要悲伤,母亲去了,父亲也走了,我只是和他们团圆,希望你能获得生命中的另一半……”

    “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沈七连心痛都忘记了,只知道疯狂的往苏千凝体内输入真气,将自己所知道的救命之法全都施展上,兰花拂穴手运成了一道虚影,所有人都看不清他手指的动作,可是沈七却知道自己救不了苏千凝。

    百损道人那一掌已经绝了苏千凝的所有生机,纵然是大罗神仙也不成!

    苏千凝浑身透出无尽的冰冷,眼中的笑意渐渐凝固成所有人心底的回忆,二它浮动的身姿却象一朵从天边飘来的白云,映着天空漆黑的云层。

    当满树繁花随风飘零,面对死亡,没有一朵花会犹豫,她们会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露出绝美的微笑,在她们看来,只要能绽放,哪怕短短的一瞬,也便不负此生了。苏千凝柔美中带着刚强,带着对来世的希望,那种美丽是惊心动魄的,美的艳,艳得凄,就如同即将凋零的花儿,她对生命充满了热爱,已经明白了爱情的真谛。

    几乎同时,沈七一声长啸,没有痛苦,没有悲伤,没有丝毫感情,只是紧紧握住本来属于苏千凝的暴雨梨花枪,随着苏千凝从半空中落下,手中的暴雨梨花枪散发出无边杀气,映红了黑暗的天空,一股窒热的感觉瞬间传遍了他全身经脉骨骼,双眼暴射出耀眼光芒,散发出骇人恐怖的妖艳色彩,就连体内鲜血似乎都被点燃,恍惚间似乎全身陷入到无边血海中,妖艳目光无比坚定而冷酷,此刻周遭空间,已是阴风惨惨!

    尹十一哈哈狂笑道:“沈七,你也有今天,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为什么你要出现……”忽然他的声音噶然而至,双目惊恐的看着从胸前穿入的暴雨梨花枪,不能相信的看着沈七,喃喃道:“水月,我终于看到……”、

    沈七长枪一抖,将尹十一的身体抛到莫天崖之下,一手抱着苏千凝缓缓站起身来。

    就在这刹那,莫天崖的上万蒙古铁骑和山峰间数千江湖豪杰全部僵住了,不能置信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变化,喧嚣愤怒和呼啸声,刀剑的碰撞声,群雄脚踏大地的奔雷声……全部消逝了,时间仿佛停止了,所有人如同中了恶毒咒语般凝固为石像,呆若木鸡,全部人的目光都注视着飘在空中的沈七和苏千凝。

    沈七眼中闪过无边的痛苦,脸色逐渐变得阴沉而狠绝,透出前所未有的冷静,蓦然挥枪划向天际,暴雨梨花枪夹带着愤怒的杀意,迸出一道绚烂诡异的光芒,轻柔地刺向了百损道人的后背,如晴空彩虹般飘然无痕,又如情人眼神那样温柔似水,清风过后,会有什么痕迹呢?

    笼罩在莫天崖上空的黑夜蓦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雷鸣声,整个空间似乎都发生了扭曲,就如同在波动水面上迷茫晃荡的倒影,风雪之后似乎酝酿着更大的暴风雪。

    俞莲舟面上闪过一丝忧色,低声道:“这孩子他这么了?恐怕……”

    宋远桥也自一般的骇然道:“他似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对他的修行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两人面面相觑,却不知如何是好。

    也就在同一瞬间,张三丰忽然翻转了身子,本来指向百损道人的暴雨梨花枪变成对准了张三丰,却见张三丰非但无视急刺而来的枪尖,反而面上依然适然,神态宁静沉稳,淡淡一笑。

    沈七本来愤怒的心境忽然像是被注入一道凉水,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那一枪到了张三丰胸前不过三寸之处,在武当派一众弟子的骇然下稳稳停住。

    张三丰悠然道:“生死超然物外,得其所愿,无限福泽。”

    沈七眼中闪过古怪的神色,终于将苏千凝缓缓放下,暴雨梨花枪一横,指向百损道人,低声喃喃道:“今天,你我只有一人走出这里。”

    百损道人哈哈笑道:“沈七,愤怒只会使人失去理智,悲伤只会让你分不清敌我,难道你还有战吗?”

    “我战!直到鲜血流尽,直到我看到千凝!”沈七最后回望了苏千凝一眼,如冰霜的劲气顿时弥漫在空中,暴雨梨花枪活生生像有生命般,修长的枪杆上面光彩流动萦绕,散发出一种震慑人心的魔力,就在沈七长枪缓缓指向百损道人的刹那,他蓦然变了,浑身散发出森冷杀气。不但混合了戚战的战意、薛匡的冷酷,还有百损道人的心境。

    暴雨梨花枪似乎引发了妖艳恐怖的力量,莫天崖上空的黑暗开始翻滚,天空苍穹中爆发出一道狂暴闪电,直指茫茫大地,风中传来沈七又尖又细,又急又快,宛如针刺般高亮的尖啸,急速的尖音,是如此地快速冲向莫天崖处的江湖人士,众人觉得就好像从两边的耳孔,猛然插进了两根尖针般刺耳难受。数万蒙古铁骑更是如遭雷击般僵立地面,蓦然感到心头突如其来的压力,不少人感到快要窒息的恐惧,顿时朝后退却,面如土色。

    张三丰一声叹息,低低叹道:“胜负成败,皆缘如此,但愿他能过得了自己这一关。”

    被沈七的杀意感染,想到这些天所遭受的待遇,江湖人士纷纷刀剑出鞘,森冷逼人的杀气冲天而起,许多人仰头发出了决战的长啸,这是铁血的江湖,谁也不愿意退缩,但见莫天崖漫着悲壮凄凉气氛,寒风扑面。黑压压的武林豪杰缓缓朝蒙古铁骑推进,每个江湖男儿身体中都涌动着沸腾的热血,寒风呜咽,如同苍天在哭泣悲叹,惊天血战即将爆发,谁也无法阻拦。

    蒙古铁骑被激发出的残暴本性也自荡漾开来,如同草原上最凶狠的恶狼,冷冷的盯着扑上来的猎物。

    莫天崖的天空留不住一只鸟,季节留不住一缕花香,雪花绽放的最初以及幻灭前的纯净与弥漫,原来是每个人内心所期待并眷恋着的。

    张三丰望着狠狠撞在一起的双方杀戮,只能叹息,却什么都做不了。

    百损道人吃惊于沈七的愤怒,更吃惊于他手中的长枪,那似乎化成了沈七身体的一部分,比之他的剑法、刀法,更加让人难以琢磨。

    时间停止流动了很久,两人奇异般站在虚空之上,久久凝视,暴雨梨花枪似乎也凝固在百损道人胸前,沈七面目狰狞,青筋暴露,手中暴雨梨花枪呈现前所未有的沉重,几乎让他无法握住,他的心已经被撕裂为碎片,决定刺出这枪已经是异常的艰难,已经承受了无比惨烈痛苦的折磨,可暴雨梨花枪却不由沈七控制,无论是百损道人还是张三丰都吃惊于这一枪的威力。

    “这是千凝的暴雨梨花枪,道长记住了!”沈七淡淡说来,没有半点的悲伤,痛恨,仿若再说一件不相干的事情。

    漆黑天空忽然划过一道闪电,刺眼光芒几乎让人无法睁开双眼,巨大闪电如同雪亮暴雨梨花枪直插大地,雷电重重轰在莫天崖的一处山峰尖上,迸出的飞石让人闪避不及,连绵不绝的炸雷轰然响起,似乎想要把巍峨卓然的莫天崖也震倒!

    沈七狰狞恐怖的表情忽然消逝了,双眼中血红色妖艳光芒蓦然转变得宁静平和,眼角滴落了痛苦的泪水,冰冷泪水划出道美妙弧线,刚好滴在了手中暴雨梨花枪之上,“哧”地一声,暴雨梨花枪熊熊燃烧的火焰熄灭了,暗红色枪身瞬间变得黝黑无光。

    就在这一枪即将刺入百损道人胸前的时候,沈七忽然觉得曾经的想法是那么苍白无力,手中的暴雨梨花枪如山般沉重,心竟然是那么的痛,整个胸膛都似乎爆裂了,就在这短短瞬间,似乎已经看穿了世间所有的荣辱权利,明白了太多太多的东西,幡然醒悟,明白了什么才是世间最宝贵的东西,虽然不过刹那时光,却如同经历了人生漫长的岁月和世间无尽的轮回!

    电光火石的瞬间,百损道人却像是从地域轮回转了一圈,最后又回到人世间,双掌间的玄黄天地不知是何已经被沈七的长枪刺穿,惊骇之下喃喃叫道:“这根本不可能!”

    暗黑沉重的暴雨梨花枪闪电般收回,沈七迅速反手把暴雨梨花枪插在苏千凝身旁,轻轻将她搂在怀中,低声道:“一切都结束了,你走吧!”

    这几个字落到百损道人耳畔,竟似九天之上的雷击轰鸣一个接一个,纷扬的雪花打湿了长发和衣衫却不自觉,眼前的景象恰如万千涌动的巨鲸一起游来,忽一下跌入漩涡不见,激起浪涛无数,道不完,数不尽,心中似乎得到了解脱。脑海空灵无比,整个世界都变得清晰明了,似乎可以看得更远更广,看到了飞鸟掠过大地,看到了海阔天空,看到了无边无际的神秘星空,他目光闪烁,忽然伸手夺过了诡异妖艳的暴雨梨花枪,用力紧紧握住了沈七的肩头,沙哑着声音叫道:“我明白了,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何要这样做?”

    沈七缓缓站起身身来,转过头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般的看了百损道人一眼后,淡然一笑,道:“你明白了什么?”

    百损道人一愣,跟着哈哈长笑,连眼泪都笑落下来,最后坚定的握住手中的长枪,倒转枪头,一寸一寸的刺入自己的胸膛,喃喃道:“我明白了什么?我明白了大道的终极之意,可叹老道已经迷糊了四十年。”

    沈七竟然从百损道人手间将把暴雨梨花枪夺回,反手掷入莫天崖的山峰间,冷然道:“你不配!”他眼中射出坚韧冷静的目光: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也不能让暴雨梨花枪有半点玷污!

    百损道人惨然一笑,望向天空中缓缓飘落的北雪,低声道:“你赢了,十年之约任由你决定!”言罢向炼狱门的鸣见招手道:“你过来,将屠龙刀拿来!”

    鸣见漠然奉上屠龙刀,然后又一言不发退下。

    沈七看了百损道人递来的屠龙刀,忽然冷哼一声,忽然汇聚全身功力于右手,怒吼一声,猛然发力,竟然将天下间人人争夺的宝刀屠龙从中折断。只见大量刺眼鲜血顿时从他指缝间淋漓滴落,此时只有身体的疼痛才能减轻心中的痛苦。

    灭绝师太见了心神一跳,待要说话时,却又忍住。

    沈七用鲜血淋漓的双手从刀身中取出一张薄纸来,在众人差异的眼神中将它展开,低声道:“天下人追逐与你,不过是这区区六千字眼,今日便将它公布于天下!”只听沈七缓缓念道:“武穆遗书!”

    不管是蒙古军士还是江湖群豪,所有人都明白了屠龙刀的秘密,原来这中间藏了一本当年兵神岳飞的兵书,难怪传说得着可以得天下。

    沈七念道大侠郭靖的遗志乃是驱除蒙古,还我中原疆土后,猛的将遗书收到一起,递上给张三丰,道:“弟子心愿已了,一切全由太师傅定夺。”

    张三丰听说是郭靖大侠留下之物,也自忍不住激动,将武穆遗书结过,低声道:“孩子,你去吧,这一切你做的很好,你是武当派的好弟子。”

    沈七灿然一笑,转身冷冷站在冰面上,被雪花打湿的长发还在滴水,双手被屠龙刀锋利刀刃划破的鲜血巧妙染红了苏千凝的胸膛,此时手上已经没有了任何血痕,早就被冰冷雪花冻住,可是心中的伤痕悲痛却永远无法愈合,他面无表情对元顺帝道:“十年之约,刀兵不起,还我十年安宁。”

    连百损道人都被沈七干败了,元顺帝哪里敢不同意?点头道:“好!朕教给天下间十年,到时候且看天下英雄几何,几人称王称霸!”

    沈七的目光从俞莲舟身上转到宋远桥身上,一一从众人身上流过,最后落到黛绮丝身上,轻轻一笑,却抱起苏千凝,低声道:“你还记得夏威夷么?”

    黛绮丝展颜一笑,竟是让千万江湖人士为之倾倒。她走到沈七身边,轻轻拂去苏千凝额前的长发,宛然道:“当然记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向左或右翻动可现实翻页效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