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八二章 永远的元首(全书完)
位置导航: 丁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抗日之英雄莫问出处 > 第二八二章 永远的元首(全书完)
第二八二章 永远的元首(全书完)

推荐阅读:我的宿主是大腿韩娱是一种病教练万岁平天策娱乐之唯一传说超级蛋蛋不死战神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我在东瀛画漫画盘龙之圆满超脱

    第二八二章永远的元(全书完)

    “塞北hua、江南雪,难留连,易消歇……”谭笑口里微微念叨,心里却在想:这江南雪下起来,那也不是真的好受的……走出车mén,打了个冷战,谭笑低着头快步走进了大楼里。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

    南京的冬天真冷……一边用很快的脚步上楼,试图用活动来让自己暖和起来,但谭笑却现天真的很冷。迎面碰见的两个元办公室的nv秘书,虽然也穿着皮衣,但下身1ù出的长筒袜明显没什么厚度。

    怎么了?难道自己的身体还不如两个nv秘书了吗?谭笑很是吃惊,他开始注意碰到的人,走廊上人很少,但明显每个人都没看到有那种寒冷的感觉……

    走进了办公室,他刚把帽子脱下挂好,便感到一阵的头疼从脑袋深处撕裂般传来……

    桌面上摆着整整齐齐的文件,有王世杰关于依靠联合国解决非洲争端的向全世界的倡议演讲稿、有各地特别是刚刚并入中国版图的加勒比地区的整治报告、有标着特殊机密的先进武器研进度报告……

    mén轻轻地敲响了。

    “进来”谭笑赶紧放下正在仅仅压着两边太阳xùe的双手,深呼吸了一口气,运用了丹田气终于出了一如既往铿锵有力而威严的声音。

    一个圆脸蛋的nv秘书拿着文件进来了,看样子很熟悉但显然不是经常在元办公室走动的那几个人,只有元机要室的nv秘书可以直接拿文件进来。

    “你……是周蘅?”谭笑终于想起来了,这个曾经陷入间谍mén的nv机要员竟然是一度几乎要被抓起来坐牢的周蘅。

    “是的,没想到元还记得我……”周蘅报以一个很甜的微笑:“谢谢元原谅我的过错,重新起用我……”

    “哦……”谭笑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批过让周蘅重回机要部mén的文件,但这些本来就不应该归他管,这是张群的工作。

    “有一段时间没见德磬了……你们相处还好吧?嗯,也算是零陵的老人了……”谭笑忽然想起来吴德磬已经很久没从机要室送文件来过了。

    “啊……我就是接替德磬的,……吴秘书已经请了差不多两个月病假了……”周蘅的回答让谭笑吃了一惊:吴德磬病了?自己竟然不知道

    “xiao九九过年前就感觉很不好了,是硬撑着的,过年本来想好好休养一下,没想到情况却越来越糟糕……”吴胜看上去老了很多,以往不怎么觉眼的白头竟然密密麻麻长了一头:“医生说是肾衰竭引起的并酮中毒,好像……后来xiao八的事情生之后,她一急病情就更重了……”吴胜讲着讲着忽然转了话题,不再说吴德磬的病情了,但从他泛红的眼眶看得出情况真的很不妙。

    “xiao八?那事不是不会追究了吗?我亲自表的态,大家都明白……”谭笑道:“其实xiao八这人又怎么会反对这个国家,祸害这个民族呢?一起长大的人,我会不了解吗?他就是针对我,那就是兄弟之间的争执而已……我说过抹掉就是抹掉了。对了,最近国民党内改组,也有不少人另立新党,包括我的夫人也搞了个宪政党出来;怎么?xiao八就没动心思?……以他的才能,正直的人品,放下了枪参加个政党,我想当个省长怎么都没问题吧……”

    “年轻人的事,我老了,管不了了……这事还多亏你……”吴胜看向谭笑的眼神充满了感jī,真诚的感jī。

    最高参谋部再次闹出间谍mén事件,一切的证据都指向吴德广,而且这些证据可以说是铁证如山。最后吴德广亲口承认了有推翻元的计划……但是,谭笑知道后先就是把这些文件档案当众烧了,然后就说了一句:他父亲是开国元勋……

    这是元第一次徇sī枉法,而且是当着几乎所有重臣的面

    “很多人一辈子都为这个国家劳心劳力,我想无论如何国家无法报答他们,那么怎么样都不能让他们的下一代遭到迫害吧?”谭笑给这件事情做了总结:“包括大家在政见上、权力斗争中有不和的地方,但是我希望大家明白,这都是为了国家,这种敌对情绪不应该延伸到对待下一代当中去……”

    这件事情暗中已经传遍了整个中国政坛,这一次的徇sī枉法没有给元带来任何的污点,相反大家都觉得元是对的,大家也开始觉得元扶持蒋经国确实是一片真心……除了伟大、英明,元因为吴德广的事情在大家心目中更多了几分亲近——谁没有个第二代啊

    g上的吴德磬,曾经给人一眼看去就觉得一种清秀温柔的吴德磬竟然已经病得奄奄一息,甚至认不出谭笑来了。大家回避后,谭笑握着xiao九九的手一个人说了很多话,没有人知道他说了什么,但是大家知道元离开吴家的时候眼睛是红红的……

    回慧园的路上,车子在“xiao零陵”驶得很慢,历历入目的景物,真和零陵非常像……那个v子真的是那个曾将站在军用码头等他的多情湘nv吗?谭笑的心很疼,疼得让他几乎忘记了自己的头疼——现在他的头疼已经越来越厉害了,已经不是什么时候作的问题,而是从早到晚的疼,只会在偶尔停一下……

    这一段时间太忙了,德国和英国在非洲打起来了,现在德国人正掌控着战局志得意满,但是他们很快就会遭到英国人一次致命的反击……那时候,联合国的干预就能够彻底给这个国际组织树立起足够的威信……哦这一切有那么重要吗?谭笑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失去了sè彩,世界就像是黑白的

    为了完成心中的理想,为了让这个国家强大强大再强大……他忽然觉得自己的付出确实有点多——也许这就是他这个穿越人的使命吧。

    今晚,容慧将从耶路撒冷回来,这次的西行又给她增加了很多的政治筹码——中国同意把耶路撒冷和锡安山jiao给以sè列,成为犹太人的离境国土……也许她是会自己走到台前吧,看来这也不是个坏主意,毕竟现在万一他不在,还真没有人能够接上他的手,但他的妻子也许会得到国民的一致拥戴,因为大家还会眷恋他的影子。

    宪政党在竞选中击败国民党也许是最好的结果,虽然宪政党实际上也就是国民党的一个分支……就像一棵大树,有很多分枝,有一天分枝长得足够大了,它会生出气根,垂到地面;实际上那已经是一棵新的树了,虽然它还连着母体。中国需要的就是这样,从一个政党派生出多个政党,最后演变成同源但完全不同的政治主张体,形成良好的政治竞争机制。一下子新建政党可能会导致分裂甚至大规模内战,但内部分离则不同,算是安全过渡吧……

    什么?元昏mí了?容慧一下飞机就接到了尤洛丝给她的消息:尤洛丝打算去问元要不要给夫人接飞机的时候,却现元睡着了,不是睡着,是昏mí了

    “这是元清醒的时候jiao给我准备的名单,他让我通知这些人前来……”容慧在书房里等待医生的检查结果时,匆匆赶到的陈重把一份名单jiao到了容慧手中——政治人物要么拉帮结派要么就找到自己认为绝对靠得住的靠山。陈重选择了国母,在容慧还没到耶路撒冷以前,这个中国特殊间谍部mén的负责人已经向容慧投诚了——谭笑的身体检查是他安排的,他知道会生什么事

    “再加上这些人……”容慧在看完名单后,略一思考,竟然在名单上加上了一长串的名单

    五天后,一群将领抵达了南京,孙立人、张灵甫、彭汉柏……还有和孙立人关系很僵,但最近因为在加勒比地区立下大功而意气风的陈明仁和余程万等等。

    “我估计是有仗打了……”孙立人看到这么多将领竟然一起集中在会议室,不禁有点兴奋:“前天德国人中了埋伏,被英国人把二十万大军给分割成三块,也许该是元要我们出手了……”

    “不是说我们不准备参战吗?”张灵甫还是感觉到很奇怪,虽然中国在多场大战中都成功麻痹了对手,但是作为军方的重要将领,他不可能会对在欧非和西亚的部队备战连一点风声都收不到啊

    正在大家jiao头接耳的时候,温应星和顾祝同进来了。两人没有过多的寒暄,脸上几乎没有表情似的,仅仅是看看众人,对照了一下名单,互相点点头,然后道:“人齐了,出……”

    在元的病房里,蒋介石和蒋经国坐在g前,而脸sè苍白得吓人的元目光呆滞地盯着人好一会才把神sè松弛了下来,艰难地挤出一丝笑容:“校长,建丰……几个月前我就知道了,脑癌……孙总理是癌,我也是啊……建丰,在新一代的政治家中,你的实干能力最强,人也正直……假如我能够再管理这个国家十年,也许十年后就是你啦……可惜我撑不到那个时候……”

    蒋家父子眼含泪水,却不知该说什么。

    “趁现在,我脑子清醒……建丰,你还稚嫩,特别是眼里容不下一个丑字,这不行啊,你还要历练历练……江苏省长你去竞选,我安排好了……以后参选总统,不要怕失败,失败能取得经验……等你经验足够了,能够知道如何去处理那些丑恶了,你会成为某一任总统的,我坚信……”谭笑的这番话不光让蒋经国感动得哭了起来,便是饱经沧桑的蒋介石也忍不住老泪纵横

    “校长……别恨我,当年我是觉得只有自己才能用非常手法把这个国家从泥潭里扯出来……”谭笑看着蒋介石:“有一天,建丰会成为总统的……我不在的时候,这个国家最重要是稳定……校长,你老人家肩上的担子还不能卸掉啊……”

    还有什么怨呢?谭笑确实做得太好了,像个预知世界未来的神,把握住一切的机会,创造出一切的机会把这个国家带入富强;而现在,他却安排了蒋经国成为以后的总统,隔代的总统……蒋介石离开的时候心里的感慨之复杂连他这么阅历丰富的人自己也说不清。

    “联合国之宗旨为:一、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并为此目的:采取有效集体办法,以防止且消除对于和平之威胁,制止侵略行为或其他和平之破坏;并以和平方法且依正义及国际法之原则,调整或解决足以破坏和平之国际争端或情势。二、展国际间以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并采取其他适当办法,以增强普遍和平。三、促成国际合作,以解决国际间属于经济、社会、文化及人类福利xìng质之国际问题,且不分种族、xìng别、语言或宗教,增进并jī励对于全体人类之人权及基本自由之尊重。四、构成一协调各国行动之中心,以达成上述共同目的……”王世杰在南京正式宣读了联合国的宗旨,因为在这一天世界上最后一个强国英国正式加入联合国,而接下来他将和联合国任秘书长贺衷寒一起飞赴欧洲进行斡旋,解决目前的英德纷争,以联合国的名义……他昨天见到那位他心目中的神,元谭笑的时候,元竟然已经不能说话了,他仅仅依靠一些简单的示意让从人写出一些意思,然后他表示赞同与否……今天站在主席台的王世杰内心心chao澎湃,他知道元不会再带领他们怎样继续让中国强大下去了,但是元在天之灵一定会在看着他们工作

    王宠惠这一刻却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静默:他最后一次见元的时候,元指示他暗箱cao作,帮助容慧竞选总统,保证容慧能够当选……这是元自己在践踏他的民主啊但是,除此之外还有更适合的人选来渡过这个特殊时刻吗?

    “没有办法……虽然这是一场悲剧,但是,这却是让国家继续稳定下去的最好的方法……我也不想第一次的大选就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至少,我们国家的总统是选举出来的,不是打出来的……”元的声音依然在他的耳边回转,是的,至少中国将诞生第一个选出来而不是拿枪杆子打出来的总统了

    “我真想再和你打一架啊……抚民,……汉柏,我们多久没有在一起练枪了?……好多年了吧……真怀念零陵……我一直跟你们说,枪杆子里出来的只能是继续压迫的土匪政权,中国要富强,必须走民主的道路……我这是最后的一个请求,我请求大家做一个标准的军人,只服从执政党而不影响产生执政党……我们的国家被战火摧残得太久了,虽然后来我们在战争中获益……但那是不正常的获利啊,国家的正常展在于建设,用智慧而不是用枪……”几乎每一个将领都记得元在g前jiao代的每一句话,这些将领们从来没想过他们的伟大的战略战术导师,世界第一军事家会在这么年轻就永远离开他们特别是被谭笑破格提拔起来的一批将领在得知元已经是脑癌晚期,现在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是清醒的,什么时候会死去更是一个个当场嚎啕大哭……

    “我不自信,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当选,所以才想出了这个办法……”容慧抱着孩子,在谭笑的g前,脸上挂着一丝凄苦的笑容:为什么他连自己的最后一面也不见就那样离开了?她忍不住趴在他身上,搂着他,就像在零陵的机场,只是这次泪流满面的是她……

    “记住他的样子,他是你爸爸,是他一声大喝把你叫回来的……”她用手抓着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的手,用那只xiao手一次次地抚mo着他冰冷的脸……

    元去世了,在他昏mí之后从来就没有醒过来一次,以垂危的姿态接出现接见重臣们的元其实是个替身,容慧亲自负责训练的那个除了她谁都分辨不出来的替身

    元去世了,会在明天宣布,元再也不会需要替身了,那个没有自己的人生和名字的人将在今晚服毒,然后被毁尸灭迹……元的死亡让德国人找不到任何可以让中国参战的办法,欧洲的和平只能接受联合国调停了,伟大的元连他的死亡都在给这个民族作出贡献

    “你已经做到了,做到了你想做的一切,安息吧,亲爱的,我会继续按照你的意思走下去的……”容慧默默想着谭笑留下的那份给她的文件,那份写满了对世界未来预见,从科学、金融、地区安全等等分析的文件。

    “让美国人成为我们的大工厂……让华元一直坚tǐng二十年以上,然后慢慢贬值……让我们的军事力量全力围绕空军展……严密控制这爱因斯坦,他造出来的武器才是人类史上杀伤力最大的武器,也是人类史上最大的悲剧,慎用……”谭笑还有很多想做的,但是他短暂的生命无法完成,现在,这一切要靠她了。

    她这次取巧地夺过政权,不再是为了那个还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只是为了继续他的遗志,真的。

    (全书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向左或右翻动可现实翻页效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