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二二章 能力
位置导航: 丁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开门我是警察 > 第一二二章 能力
第一二二章 能力

推荐阅读:故千秋剑指乾坤失魂录最强催眠师最终使徒豪门阔少:穷追逃妻隐婚厚爱,总裁超霸道小妻多娇:少将难自控名门婚谋医等邪妃

    看到水间月和朱蒂下车那一幕的人,都觉得已经没有办法正视水间月了。

    任谁看见一个男人衣冠不整的和一个洋妞走下车,都会想歪的。

    水间月自然也感受到那些不自然的目光了,他也很无奈啊,之前为了渲染气氛扯衣服的动作幅度太大了,扣子也崩掉了,有的地方也开线了,虽然已经最大程度的整理整齐,不过毕竟都是警察,就算蹩脚一点观察力还是很强的。

    自作自受的是,这帮货不松懈的性格还是水间月强制培养出来的。

    但是水间月还不能解释什么,且不说找不到一个可信的理由,就算有也会变得不可信,自从人类始祖诞生灵智以来,这种事情永远是越描越黑的。

    朱蒂的笔录加藤熊信非要嚷嚷着让他来,水间月也乐的推给他,无所谓他动机单纯不单纯,万一他真把fbi的搜查官把到手了也是为警视厅争光了。

    那么水间月负责的就是志水高保的审讯了,这个时候志水高保已经知道最后关头自己还是中套了。

    不过招都招了,他也没法反悔了,只能垂头丧气的,一五一十把他的犯罪过程和与警察斗智斗勇的心路历程都交代出来。

    其实水间月也不用担心他不招,所谓没有证据不能抓人只不过是谣传而已,即使没有证据志水高保也会作为本案第一嫌疑人被起诉,只不过不是很好看而已。

    因为志水高保的“戏“太多,做完审讯之后朱蒂已经走了,不过虽然没有问但是一看加藤熊信那憔悴的面孔就知道,这家伙应该遭了不少罪。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水间月拨通了魏兴湖的号码,好久没有和这个给人一种不靠谱感觉的国际刑警联系了。

    “喂那位?“中文,魏兴湖要么没有存别人电话的习惯,要么就是电话看也不看就直接接了,水间月估计是后者。

    “你水哥!“翻了个没人看到的白眼,水间月也拿中文回答道。

    “水哥?哪个水哥……“魏兴湖在自言自语的回忆哪个水哥,过了一会八成是终于想起来看来电显示了,故作惊喜的说道:“水间警官!你可好久没有联系我了?是不是又有组织的消息?“

    “没有!“水间月直接说道,而且用兴师问罪的口气:“应该是你好久没有联系我了吧?“

    “啊?这个……“

    “这什么这,我问你,让你拿去的那些东西,你给我解析出来什么没有?都让你拿去几个人了,问出来什么没有?“水间月一句接一句的逼问道。

    仔细数数,从宫野明美开始,都给魏兴湖多少“关键道具“了?记有atpx资料的磁盘、原佳明那里发现的储存卡,匹斯可是已经被琴酒灭口了,不然照样给魏兴湖处理,但还有爱尔兰和爱尔兰要找的储存卡,全都交给魏兴湖解析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这小子一点成果都没有掏出来。

    “哪个你听我说啊……“魏兴湖还想解释,不过水间月一听他的口气就直接打断道:“别的我不管,人继续放你那里,一场磁盘和两个储存卡给我拿回来了今晚就要,而且必须是原来的,拷贝版不行!“

    水间月的语气非常强硬,就好像生气了一样。

    不过魏兴湖藏着信息不分享水间月倒也能理解,和fbi一样,包括公安,所有人都希望自己拥有比别人多的情报,因为情报就是优势,包括水间月也是这么渴望的。

    就连各地的警察联合在一起破案都有人藏着掖着重要情报,更别提这些特工机构了,水间月自己也藏着不少信息没有和他们共享。

    不过水间月要那三样东西自然是有用的,今天周五,周日答应了三上大辅导演去看卡梅拉大战奥特曼,明天也就是周日打算去一趟组织的基地办一些事情,争取动作快点一天办好。

    ——————————————

    周六早上,水间月请了假,找朋友借了一辆车开往东京市郊,组织在东京分部的基地。

    毕竟身为拥有代号的成员,哪怕只是见习的,水间月也有了知道基地位置的资格,不需要再让别人带着他进出。

    水间月也好奇过,那位先生就那么放心,不怕他水间月知道了组织的位置,再来的时候直接带上了自卫队?

    不过想想也释然了,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而去以组织谨慎的个性,这栋基地肯定有隐藏的逃脱通道。

    拿着一个信封,水间月走进了这栋地下基地,难以想象这个基地上面竟然是一片再正常不过的耕地。

    信封里面是昨晚魏兴湖亲自送来的,水间月要的东西。

    “考比勒大人,贝尔摩德大人让你去3号房间见她。“刚刚踏进走廊,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工作人员迎过来说道。

    “我知道了。“水间月点点头,一号房间就是上次那个放着那位先生机的房间,二号房间是琴酒在这的住所,而三号房间就是贝尔摩德的住所。

    没有磨蹭,水间月直接去找贝尔摩德。

    “我以为我能和boss汇报工作的完成情况。“水间月很直接很天真的抱怨道。

    “别傻了。boss可没有时间和你浪费,你的调查结果可以给我了!“贝尔摩德没有正眼看水间月,而是慢悠悠的磨着指甲。

    “我可不觉得我的调查资料有什么意义,毕竟目标现在在贝尔摩德大人的眼皮底下,我觉的不需要我来调查,对吗新出医生?“

    “组织当然不需要你的调查报告,只不过是以此来证明你自己的能力。“贝尔摩德对于水间月点出她这段时间正在伪装新出智明的事并没有感到奇怪,而是直接说道。

    “况且,即使你拿回来了情报,我们也不会相信的。因为你是组织的敌人。“琴酒从里屋走了出来。

    里屋?水间月眨了眨眼睛,前面提到过,组织里面的住宿待遇还不错,房间都是类似套房那样,里面是卧室外面是客厅的结构。

    所以,琴酒从贝尔摩德卧室里走出来是什么鬼?

    “抓到那只老鼠了吗?“贝尔摩德问琴酒。

    “没有,那是一只很狡猾的老鼠。“琴酒一边说,一边瞄着水间月,好像意有所指。

    水间月装作没听明白,说道:“那正好,我没有带了情报而是带了了其他东西证明我的能力。“

    “哦?什么东西?“贝尔摩德似乎有点兴趣,目光锁定在水间月进来之后一直撰在手里的信封上。

    水间月打开信封,随意的把东西往茶几上抖了抖,让他们噼里啪啦的掉在茶几上。

    一张磁盘,两张储存卡。

    “这是什么?“贝尔摩德问道。

    “我的能力啊,这张磁盘是以前在一个大学教授被杀的案子里面遇到,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里面的资料恐怕是组织研究过得什么a什么x的吧?所以就为组织回收了。“这种鬼话当然没人信,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加入组织,这么急于收藏那个东西后来谁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琴酒的脸色黑了,这张磁盘本来应该他就回收的,但是当时晚了一步,那个大学教授广田正巳已经被别人杀了,为了不染一身腥臊,琴酒退了出来,觉得那张磁片应该不会那么巧就被别人看出来用场了,因此回收的事只好作罢。

    “这个呢……“水间月指着一个储存卡:“这个是一个叫原佳明的人被杀之后,我们在现场发现的,因为对于凶手有了一些想法,这个东西也别我报官了。“

    琴酒的脸色更黑了,原佳明的事当然是他做的,当时他把原佳明家搜了一圈也没有看到有用的东西,最后把他的电脑彻底格式化之后便走了。

    贝尔摩德戏谑的看了一眼琴酒,这件事是琴酒去做的她当然也知道。

    “还有这个呢,我估计是最值钱的一个。“水间月指着最后一个东西上:“其实我觉的这个东西我应该不用介绍,琴酒你也对这个东西非常了解。“

    最后一个当然是七夕事件里那枚储存卡,据说,里面装的是组织的外围人员名单,不过已经没有太大作用了,组织应该已经把名单里面提过的人都已经处理掉了。

    “你找死!“见水间月主动提起七夕的事情,琴酒勃然大怒,黑着脸看着水间月。

    “呦呦,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琴酒啊。“贝尔摩德又插话到:“难道这些任务是你让伏特加去做的吗?“

    琴酒气的直咬牙,把他比作伏特加还真是莫大的侮辱。

    水间月得意洋洋的看着琴酒,琴酒不能再组织里面杀人,而且琴酒不可能违反boss的意志,所以哪怕琴酒有杀气,在目前情况下,水间月也不用担心被干掉。

    “给某人连收了三个烂摊子,这下子我的实力有得证明了吧?”水间月故意掏了掏耳朵,看向贝尔摩德。

    “琴酒,你出去吧,我有话还想对考比勒说。”贝尔摩德突然对琴酒说道。

    “什么!”琴酒今天惊讶和疑问的次数比一年还多。

    “出去嘛~”贝尔摩德突然语调一转,刚才还很公式化的声音变成了撒娇。

    先不说琴酒啥感觉,反正水间月已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琴酒估计八成也受不了贝尔摩德这个样子,一言不发就出去了,只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水间月,仿佛在告诉他:“我随时会把你撕成碎片。“

    不是仿佛,琴酒的目光确实透露了这样的信息。

    “贝尔摩德大人想要谈什么呢?“水间月主动问道。

    “你猜猜呢~“贝尔摩德好像还没有从刚才的撒娇模式变回来。

    “先说好,我反对职场潜规则,也不赞成办公室恋情!“水间月双手抱住自己,一副即将被潜规则的模样。

    “噗……“贝尔摩德直接笑喷了:“好吧好吧,不过你也别叫我大人了,考比勒是高级代号,要是换了以前那位考比勒,我还得称他一声大人。“

    “那个……正事?“水间月又问了一遍。

    “还真是没有情趣啊,我问你,你怎么知道我易容成了新出智明的。“

    “我当是什么大事呢……“水间月摇摇头:“首先成田美莎是你干的吧?因为其易容能力,而且又藐视警视厅,想来就是你了。“

    “嗯,没错。“贝尔摩德点点头,成田美莎就是他杀的。

    “您杀他只是顺便,那一次真的目的就是七卷有毛利小五郎笔录的卷宗而已,不,卷宗也不是真正的目的,真正目的恐怕在地下室里面吧?”成田美莎事件里,易容成成田美莎的人走进档案室,拿走了七份有毛利小五郎笔录的案件卷宗之后,把档案室拆的一团糟,然后潜入了地下室。

    看起来是为了隐藏自己拿走了卷宗所以才摧毁档案室,实际上这个手段有些无趣,而且可操作性很差,所以水间月猜测当时易容成成田美莎的人,真正的目的就在地下室里面。

    贝尔摩德没有说话,一副你继续的模样。

    “地下室有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所以我能考虑的只有被带走的档案。七个说案子都有毛利小五郎,说明你的目的就是毛利小五郎,且毛利大叔有个女儿在读高中,于是七起案件,我注意了一下前段时间去了帝丹高中做校医的新出智明。”

    “当然只是注意而已,那个时候你应该还没有行动,实际上我也没有确定你的动手时间,因为不可能一直盯着一个人。”

    “至于是怎么确定的,因为那个朱蒂去了帝丹高中做老师,于是我就相信,您现在也在帝丹高中当校医。”

    “非常精彩,除了我想调查的人之外。”贝尔摩德鼓了鼓掌。

    “……”水间月当然知道,贝尔摩德虽然拿得是毛利小五郎的卷宗,但实际上应该是要柯南的信息

    “贝尔摩德,敢不敢打一个赌!”不想聊到这个话题,因此水间月灵机一动,想到一个主意。

    “赌?赌什么?”贝尔摩德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向左或右翻动可现实翻页效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