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百八十八章 铁心岛
位置导航: 丁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游诸天 > 第二百八十八章 铁心岛
第二百八十八章 铁心岛

推荐阅读:历史粉碎机欧皇崛起妹纸不是人大明妖孽穿越在古罗马帝国 最强反派系统自古红楼出才子天才风暴俗人重生记超级兵王

    在这间颇为宽大的石室中,阵列着四十九尊俑兵石雕,个个栩栩如生,且每人手中均拿着一柄石剑,舞弄着不同而奇特的姿势,正是后来步惊云途经的那间俑兵石室。

    夏阳目光转向这些石雕手中长剑,竟每一把都是以石头雕铸成的绝世好剑,不过这些兵俑所使招式,若用于对敌,即便面对最平庸的剑手,也会身陷险境,这套剑法给人的感觉便好像纯粹用于找死而并非败敌一般。

    若是一般人见到这种剑招,定会弃之不顾,但夏阳自是知道这套剑法极不简单!

    数百年前,这座楼兰古城的国王也是个武痴。他一生沉迷剑术,并穷毕生精力,广集四方剑术,汇集融合,终于钻研出一套无上剑法。

    为了把这套剑术发挥至淋漓尽致,过往倾全国之力,势要造出一把最好的剑——绝世好剑!

    千百年来,铸造绝世好剑皆是殊途同归,当年拜剑山庄虽同时铸就了千万柄宝剑,也只有一柄是绝世好剑,所以两者的款式竟然是一模一样!

    楼兰国王铸剑多年,无奈他始终未明神兵之要诀在于剑心,徒具其形,没有剑之精元的绝世好剑绝不是真正的绝世好剑,因此最终功亏一篑,以失败告终!

    纵然如此,在剑道之上,他仍凭借着个人的绝世天赋,集全国精英,合力创出一套独特的剑法。这些石雕,正是一套置之死地而后生,死中求活的剑法!

    “自绝忘生死,淡泊无思虑,离形兼去知,危坐学心齐!”

    其中二十个佣兵的额头之上刻着字,按照招式的演化连起来正好是四句口诀。

    夏阳将一座座石雕细细琢磨品味,口中轻轻的诵念着,神情似有所悟,随后才又朝着石室一角的那具龟甲走去。

    缓步向前,只见这巨大的龟壳比普通乌龟要大上数百倍之多,细心观察,上面每格龟甲之上,皆刻着或阴或阳的卦文,纹理如同易经的六十四卦相,也不知是龙龟天生的卦纹,还是后来有高人铭刻上去的。

    夏阳有当年从胡八一处习得阴阳风水秘术的基础,加上这些年对易学的研究,没看多久便已心有所感。先前所见的剑招,其布置方位便暗合易经阴阳卦相的列序,龙龟背上的纹理,恰好与其前后变化相呼应。

    易学看似艰辛晦涩,但以夏阳多年的修行境界,加上对道家的理解,早已明晰这其实就是一门属于在天人相应的学术思想指导下,研究万事万物运行规律,及其相互关系的哲学学问。尤其在得到天哭经之后,他对易学数理的理解更是往上大涨一截,另外武学资质还有悟性,也几乎都远胜从前十倍以上,与过去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心生感悟之后,他身形一纵,人已跃至龟背之上,盘膝而坐。

    混沌初开,乾坤始奠。上古先贤仰观苍穹,俯察大地,悟出宇宙与人生中的无穷变化,上交天人,下穷无地,开创武学一道。看着这互相配合阵列的四十九个佣兵和龙龟龟壳,夏阳神念千游百转,已经彻底的沉浸在了大道之中。

    根据龟甲的纹理与楼兰国王留下的口诀,夏阳在参悟这套无求易诀的同时,他的肉身不断散发出氤氲雾气,涌现成卦象,体内真元汨汨而流,遍经全身经脉,最后汇入识海之中,滋润元神。

    不知过了多久,夏阳突然心念一动,神魂已经出窍!

    而元神离体之后,他只觉一股前所未有的凝实感,充盈在自己的魂体之中,似乎有什么隔阂被打破开来,就如同自己的真身一样。

    另外他的元神,仿佛与虚空融为了一体,感觉自己举手抬足之间,就能够引动这一片天地的强大力量!

    “我的神魂,已经显形了?不……应该比显形还要强!”夏阳又惊又喜。

    他如今终于明白,真正的无求易诀乃是他脚下的龟壳,也是一门阐述大道根本的武学。本身并不包含内功心法或者武功招式,而那四十九座石雕上的剑道,其实只是楼兰国王根据大道至理集众人智慧所创,便如剧情步惊云以无求易诀化入自己的武功中,延伸出种种强大招术一样。

    刚刚明悟了无求易诀的本质之后,夏阳方知这门武学当真可将诸般万法皆融入其中,并获得难以想象的威力!

    大道之渊,浩瀚无际,于是他偶然灵机一动,将无求易诀于自己的元神结合起来,经过一番演化之后,没想到竟使得魂力暴涨,一举跨入了显形的层次。并且还附带着无穷微妙,连他自己一时都还无法摸清。

    “这无求易诀,当真是玄妙无比!”夏阳惊喜万分。

    震撼之下,他又将目光移向石雕,直接就以神魂状态,根据上面的剑术浑然忘我地演练起来。

    演招之间,这门古楼兰国剑术一招接着一招在他手中施展,招式不断随之转变,每一招每一式之间都隐藏着极其精深奥妙的后招!

    夏阳原本并非是从低阶剑法开始练起,直到成为至强剑客,他自身对剑术的真正理解,要远远低于他的刀道。不过在掌握了玄阴十二剑之后,他几乎是一步登天,直接成为了当世的绝顶剑手。但是这种跨越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若想进军更高层次的剑道,要远比剑圣、无名这类传统剑客来得困难得多,甚至很有可能从此就停滞下来,局限于玄阴剑道也说不定!

    只是在无求易诀对这门楼兰剑术的演化之下,他对剑道的理解简直是在以惊人的速度得到弥补,就好似如同传统剑客那般逐渐成长起来的一样。

    演练到最后,这门剑术的招形已经荡然无存,招不成招,却又无处不是招……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夏阳一直沉浸于修炼之中,心里毫无时间的概念。有可能只是几个时辰,也有可能是几天,甚至也有可能是几个月……

    借助于无求易诀,他将自己掌握的剑理不断梳理,归纳纯净之后,对剑道的理解或许比不上那些绝世剑客,但已不亚于世间顶尖剑手!

    神魂回归真身,夏阳缓缓睁开双目,眼中浮现出先天八卦的虚影,自语道:“虽然在剑道的境界上,我未必比得上剑圣和无名他们这些人,但是一剑纳万法,在剑术之上,我却已经不弱他们分毫。现在的我单凭剑术威力,或许已经足够将剑界开启!”

    眼神凝结了一下,如今此事已了,他站起身来,将下方这块龙龟的龟甲收入空间之后,身形一动,便消失在了这间石室之中。

    ……

    半月之后,东海之上,一艘楼船在海浪中漂泊前行。

    夏阳负手站在船头,极目远视,天际有一座海岛若隐若现。

    铁心岛,武林中一处神秘之地,铁门的所在。

    当世有两大兵器加工厂,一个是铁剑山庄,另一个则是铁门。铁门乃是一个专以炼制武器机关为长的门派,与拜剑山庄相比,铁门所炼的武器不只限于剑,更加繁复多样,而且隐藏的实力,也更在拜剑山庄之上。

    铁心岛虽属中原势力,但孤悬海外,十分神秘,武林中极少有人知道他们的位置,不过夏阳有天哭经在身,要找到铁心岛所在自是易如反掌。

    在剧情中,铁门最著名的东西有三样,分别是炼铁手、天罪和天劫。

    炼铁手是一门武功,十分不凡,大成之后无比刚猛,可以将天下一切兵器都化形重塑,令对手顷刻之间丧失武器。但此功也堪称风云最艰辛的武功之一,不但要铸心,还要用炽热的铁砂锻炼双手,使之失去一切痛觉,非心志坚硬如石者断难练成。

    而天罪和天劫,则是铁门历代所铸兵器的巅峰之作,区别在于天罪乃是一柄武器,为风云十大神器之一,亦是一柄兵器中的凶兽。天罪一出,必要夺命而回!

    天罪之凶猛在于驾驭者必须耗用不少内力御此神兵,真气不继时凶兽势必反噬其主,自伤己身。

    而天劫则是一副如蜘蛛般的战甲,有十余对锋利的腕足铁臂,锋刃如刀,擦之即伤,碰撞即亡,端的阴狠毒辣。且这幅战甲对功力的要求并不高,即使是寻常武者穿上此甲,也能在眨眼间拥有一流高手的武力,端的令人骇然。

    这一代的铁门门主乃是铁神,共有两个师弟和一个师妹。其中一人名为铁狂屠,乃是天罪和天劫的炼制者,论及锻造兵器的能力,师兄弟四人,无人比的上他,即便是大师兄铁神也与他有着不小的距离。然而此人心胸狭隘,性格孤戾,因为自己的误解,在后来剧情中亲手杀死了师兄铁神,终造成了铁门一门的悲剧。

    不过此时铁神应该尚且在世,夏阳此番前来,一半是为了天罪,另一半则是打算收服铁门中人。尤其是铁狂徒此人,以他铸造的天劫战甲,只需使用者有一定的内力便可使用,而且威力巨大,若是加以改进,去除其中凶性,即使威力稍差,也足够交由日后的执法机构使用,便如后世的警察一般。

    在夏阳看来,若能批量铸造战甲,日后普通人只要稍加修炼,便能凭此对抗一流武者,一直困扰他因未来中层实力不足的执法难度问题,也将迎刃而解。

    所以铁门的价值,绝不是他多招揽几个高手所能相比的,有了他们在,对于日后稳定整个天下的秩序,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虽然铁狂屠此人桀骜难驯,但夏阳有的是办法让他臣服,甚至让他心甘情愿的听命卖力。

    “宗主,铁心岛快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名弟子上前汇报。

    夏阳从闭目沉思中回过神来,果然看到铁心岛已经清晰可见,最多还有一炷香的时间,便能抵达。

    海岛上黑色的岩石遍布,草木稀疏,在暴烈的阳光下,反射着黑冷的光芒,整座岛都处于一种燥热而又冷肃的气氛中。

    距离海滩还有数十丈时,高大的楼船无法再靠近,否则便要搁浅在海滩了。

    命船上的无双武会门人在此等候之后,夏阳足下一点,纵身而起,在海面上凌波横渡,须臾间便跨越了数十丈,来到海滩之上。

    他的落脚之地,是一处断崖下面,三面悬崖环抱,高达百米,一面临海,堪称险地。

    以他听力之强大,清晰地听到悬崖上面有打斗声传来,不过并不激烈,似乎并非生死之斗,更像是在比武。

    夏阳眼神一动,而后踩着悬崖上凸起的石块扶摇而上,倏然间就出现在了崖顶之上。

    他的突然出现,令崖顶上正在比武的二人大为震惊,当即停下了动作,睁着眼睛,呆呆地看着他。

    崖上总共有三人,两男一女,都只有十多岁的年龄,两名半大少年留着半长的头发,身上各自有着不少伤痕,显然方才的打斗声就是他们二人制造出来的。

    过了片刻,那名年龄稍大的少年最先反应过来,满脸戒备地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铁心岛?”

    要知道铁心岛隐匿于海雾之中,在他的记忆中,从来没有陌生人上岛,而眼前这人方才显露出来的轻功,可以说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夏阳上下打量了他们几眼,嘴角微微翘起:“你们三个是不是怀灭,怀空,还有白伶?”

    三个少男少女互相对视一眼,而后异口同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夏阳轻笑一声,说道:“知道你们三个小家伙不算什么,这个世上只有我不想知道的事情,很少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三人相顾无言。

    夏阳莞尔一笑,继续道:“不用紧张,我这次是来见你们师父铁神的,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被他师弟铁狂屠,也就是你们的师叔囚禁起来。”

    “你胡说!”这次又是异口同声,三人齐齐怒视着他,显得极为愤怒。

    夏阳哂笑道:“是不是胡说,你们想想可有见过他们两人同时出现不就知道了?”

    三人相继愕然,哑口无言。

    从他们的表情中,夏阳便已知道铁狂屠多半已经动手,不由笑了笑道:“现在你们的师父应该是铁狂屠假冒的,走吧,带我去把你们的师父救出来再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向左或右翻动可现实翻页效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