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之狂战将军》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挖角 3
位置导航: 丁丁小说网 > 军史小说 > 三国之狂战将军 > 《三国之狂战将军》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挖角 3
《三国之狂战将军》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挖角 3

推荐阅读:带着系统回大唐五零俏军嫂养成记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大宋将门纯禽记者大文豪影后来袭:黑帝强势夺爱韩定食男神高小冷星际养灵师

    张仁与黄信走出议事楼,走出几步后黄信悄声问道:“你为什么一定要费这么多周折去对付刘晔?史先生说得没错,杀了他再抢了他的官印有何不可?”

    张仁摇头道:“很多时候,杀人不过是一时之快,却解决不了问题……”

    很快又是一月过去。

    时值夷州夏粮大收,各处均忙得不可开交。刘晔这个挂名太守意外的在几处收粮点开始巡视,偶尔还会出面去调解一下各处的一些小纷争。等到夏粮全部入仓,刘晔发出了请柬,请张、糜、甄、甘这四族的宗主,还有夷州四师去府中赴宴,说是要庆祝一下粮米大收。

    看着手中的请柬,张仁依旧摇头笑而不语。

    貂婵因为怀胎几近十月,躺在床上不方便走动,见状劝道:“世清,我看这是刘晔想对你动手了吧?不如不去。”

    张仁笑道:“不,我必需得去。总是这么和他干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招,大家早晚都是要出的……只是刘晔似乎也未免太心急了一点,不像他的为人啊。”

    貂婵道:“你好像心中有数。这几个月我一直不能走动,现在又不能跟在你的身边,你自己小心一些吧。”

    张仁笑笑,俯身在貂婵的腹上闭目听了一阵,这才更衣出门。身边带的依旧是二凌。

    来到刘晔府便被门人请入厅中,奇怪的是张仁可能是来得最早的,除了他之外其余的宾客无一人而至。

    刘晔离席相迎,先行一礼道:“张仆『射』来得真早啊。”

    张仁道:“倘若来得迟些,岂不失礼?”

    各自落坐,刘晔先向张仁敬酒。几杯过后,刘晔放下酒杯道:“张仆『射』,休要怪我。”

    张仁面不改『色』的笑道:“果然,你这一宴是鸿门宴。”

    刘晔道:“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来赴此宴?”说着击掌三下,廊下涌出十余名武士,围住张仁主侍三人。

    张仁看看周围的剑锋,摇头笑道:“子阳,你我也算相交一场。我知你一向心『性』沉稳,才智过人,但为何你这回却会这般糊涂?你真认为这一局你赢得了我?”

    刘晔道:“我在此间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左右动手!”

    号令虽下,众武士却无一人上前。张仁缓缓的站起身,向厅中高声唤道:“兴霸,出来吧。不然子阳他会输得不甘心的。”

    甘宁从刘晔身后的屏风转出来,阴笑着把手中剑指向刘晔。刘晔看看众人,脸上却没有半分的惊呀与恐慌,只是摇头叹道:“到底我还是没能打动你甘兴霸。”

    甘宁道:“世清,此人如何处置?”

    张仁复又在席中坐下,端起酒杯道:“我们是来赴宴的,不是来杀人的。刘太守,我敬你一杯。”

    甘宁收回长剑,自入一席。刘晔见状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却也在席中坐下,回敬了张仁一杯后道:“张仁,你不杀我,他日终为我所乘。”

    张仁道:“我若真要杀你,你下船的那天就已经死了。”

    刘晔道:“那你留我至今却是为何?戏弄到手的猎物吗?哼,如此说来,甘兴霸暗中愿意与我图谋,也都是你一手布的局了?”

    “确实是我布的局。不过我并不是想戏弄你,只是想让你死心而已。而你又太急燥了,若是你肯隐忍上年余,说不定我真会死在你手里。论智谋,我不是你的对手。”

    刘晔道:“可我输了,你要杀便杀,不必如此惺惺作态。”

    张仁心中一动,问道:“子阳,你早知会输?那你是在求死吗?”

    刘晔伥然道:“不错,我早知会输。身处『乱』世,胸中怀才,虽投明主却终不得用。后领命置身此间,却势不在我,虽有妙计却不得施展……我虽为夷州太守,可实际上的夷州太守却是你。你说我若隐忍上年余或可有所成,但依我在这两月间的耳闻目睹,我就算是隐忍上十年、二十年,一样会难有所成。与其如行尸走肉一般毫无念想,到不如搏个痛快。”

    张仁道:“子阳……和我一起干怎么样?”

    刘晔道:“和你一起干?何意?想让我背主吗?”

    张仁道:“彼既不仁,你又何必死守此义?换句话说,曹『操』派你来我夷州,无论此计成败,最终得利的只会是他……子阳,如果我没有说错,曹『操』一直都因为你是光武嫡系,对你心存猜忌,因此你而不得重用吧?”

    刘晔道:“不错,正如你所言。但若你想让我背主……”

    张仁振声道:“背主?你是大汉夷州太守,并不是曹『操』的夷州太守!何来背主之言?再者你身为汉室宗亲,又何必听命于他姓?”

    刘晔苦笑道:“张仁,你做这么多的事,是想扶持汉室吗?在我看来,汉室终不可扶,不然我也不会投身曹公。此乃天命……”

    张仁道:“天命不天命的我不去管他,我只做我想做的事。子阳,你如此消沉,说到底无非就是胸中之才无用武之地,现在我们有机会去做一做大事,这不正是你想要的机会吗?你既然已经输给了我,不妨就把你这条命输给我……或者说,你还没有输,我再给你一个可能赢我的机会。能不能做到看你自己。”

    刘晔道:“我不认为我在这里有什么机会能赢你。我不是刘表,这里不是荆州,你张仁也不是那些毫无见识的宗贼。”

    张仁心说这话我不是曾经说过吗?怎么又蹦他嘴里去了?

    一旁的甘宁有些坐不住了,一拍桌子叫道:“世清你和他罗嗦那么多干什么?他想死,我给他一剑便是!”

    张仁举手制住甘宁,迟疑了一下道:“子阳,我给你三个的时间,你好好的考虑一下。夷州方并入大汉版图,首任太守就暴毙,这恐怕不太好。你可以把这三个月当作再次与我一较高下的机会,我也不再派人监视你……我现在只想说一句,你的才干不应该就这样埋没掉。还有一点我希望你清楚,曹『操』虽然在打夷州的主意,我却也没打算和他作对,至少是暂时没有。你留下来作你的夷州太守,并不算背主。”

    刘晔沉默许久,缓缓的问道:“张仆『射』,你肯不肯把你心中所想告知于我?”

    张仁听到刘晔对他的称呼由直呼其名又改回了“张仆『射』”,微笑了一下回到桌旁坐下,端起酒杯道:“子阳若是有意,明日议事厅,我们好好的谈谈。今日是丰收喜宴,有些事不便相谈。”

    刘晔看了看若无其事的张仁,眉头稍稍舒展开一些,嘴角也现出一丝笑容:“那你要等很久。我发给你们的请柬,你的那一份比其他人要提前整整一个时辰。”

    夷州议事厅中,张仁与刘晔自昨夜的酒宴散去,二人已经在这里长谈了整整一夜。

    “世清你胆子真大!”

    刘晔听完了张仁的整体构想后,惊呀之情溢于言表:“难怪你非要讨来这个夷州太守,只有这样你才能师出有名,于时好介入中原的诸候纷争。”

    张仁笑着问道:“那你觉得我这大略如何?”

    刘晔沉『吟』许久,抱起双手道:“真要我说,简直就是胆大包天……不,应该说是目空一切了!只是话虽如此,以你现在的实力与进程,隐隐然却有了点大略初成之势。倘若你这大略能成……哪怕只要是成功了一半,都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过世清,你没打算争霸天下?”

    张仁摇头道:“你看我像那种有争霸天下的魄力与才智的人吗?”

    刘晔道:“的确不像。”

    张仁道:“我现可以说已经把我的底都交给你了。子阳,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干?”

    刘晔望定桌上的大汉地图,沉默了好一阵子才道:“纵观你的大略,的确是在尽可能的避开与中原诸候作对,也可以说是借各方诸候之争从中取利,因此不能与任何的一方诸候作对……哼哼哼,真有意思。虽然不是争霸天下,与群候争锋,但是、但是……”

    张仁奇道:“但是什么?”

    刘晔伸手在地图上来回的抚『摸』,从北方『摸』索到南方,再从南方『摸』索到东南亚的范围,又一路的『摸』回去,就这样抚『摸』了约有两盏茶的功夫。看那架势桌上的不是地图,而是个雪肤玉肌的美女一般,刘晔还时不时的发出嘿嘿冷笑,听得张仁莫明其妙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又抚『摸』了一阵,刘晔翻过手掌凝视掌心,沉声道:“世清,你这大略,虽不介入群雄之争,不与各方诸候一较高下。但是在大略成时,却能将天下群雄玩弄于指掌之间。有意思,这可太有意思了!”

    张仁的额头微微见汗,这一句“却能将天下诸候玩弄于指掌之间”听着着实有些吓人。

    刘晔又道:“纵观天下,可能只有你张世清会有这种胆大无比的奇思妙想……此事若是在旁人身上,我多半会不屑一顾,因为实与痴人说梦无异。可是现在在你口中说出来却是另一般光景,因为你知晓太多旁人所不知之事。单单看这海图,再想想你那庞大的海运船队,你实际上已经有了可比拟任何一方诸候的潜在实力……可是你偏偏没有争霸天下的打算,无形中竟暗合兵法上的避实而就虚,从各方诸候争雄时都极需的粮草、器仗诸事上入手,而欲取者就是八方之利。只是世清我还有一点不明白,你赚来那么多的钱财宝器,又能如何?单单的只是想富可敌国吗?”

    张仁道:“当然不是。钱这东西是赚来花的,而且要花得是地方。如果我说我将来用这些钱粮组建起一只当世雄师……”

    刘晔道:“那时再去争霸天下?”

    张仁大摇其头:“不不不,我根本没有争霸天下的打算。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我若有机会组建起一只雄师,会北至大漠扫讨五胡,扬我大汉昔日光武天威。”

    “光武天威……”

    刘晔默默的念了一句。他自投身曹『操』以来,不知多少次暗中恨自己这个光武嫡孙的身份,因为这个身份使他得不到曹『操』的重用。但是祖先的那份荣耀感却并未因此而抹去,只是深深的收藏在了心底。现在被张仁提起来,所描绘的蓝图又并不是遥不可及,刘晔心中竟涌出几分激动。此时他看了一眼平平静静坐在那里的张仁,心中微微一凛,把那份无端端涌出来的激动强自压抑了下来,心道:“行大事者当心如止水,方能心若明镜。现在大事才刚刚起步,我就激动成这样,比起他我真的差得太远了。”

    渐渐的平静下来,刘晔又问道:“世清,你留我下来到底是想要我去做些什么?”

    张仁笑道:“当然是当夷州太守。太守的职责是什么,你我都心里有数,你只管去做便是。至于曹『操』那里……行商贩货依旧,大不了每年我再适当的贴补些钱粮给他,你在信中再把夷州的情况写得差一些,让曹『操』觉得夷州就这样可以了,不必一定要纳入掌中即可。或者你想办法在曹『操』那里拖一拖,比如说写急切之间下不得手之类的。只要能拖上几年,我这里人丁渐旺,有了足够的自卫能力,我们就不必去看他的脸『色』,那时我们再放胆做我们想做的事。”

    刘晔道:“这个到不难。只是世清,日后如果你真的挥师北进扫讨五胡,你会不会让我去?”

    张仁道:“介时你若想去,我绝不拦你。”

    刘晔点点头:“好!世清,如果你信得过我刘晔,我就和你一起玩一把大的,好歹也要试试那把天下群雄玩弄于指掌之中的味道。”

    张仁的额头再次见汗。隐约间觉得刘晔其实只要得到了相应的机会,就是一个不要命的财徒、疯子。而刘晔现在表示愿意加入进来,说不定就是在拿自己的命去赌这一局。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向左或右翻动可现实翻页效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