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散落星河的记忆》第二卷:窃梦 第101章 Chapter 6---2
位置导航: 丁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散落星河的记忆 > 《散落星河的记忆》第二卷:窃梦 第101章 Chapter 6---2
《散落星河的记忆》第二卷:窃梦 第101章 Chapter 6---2

推荐阅读:历史粉碎机欧皇崛起妹纸不是人大明妖孽穿越在古罗马帝国 最强反派系统自古红楼出才子天才风暴俗人重生记超级兵王

    不一会儿,辰砂出现在大厅里。

    他表情严肃地走向骆寻,骆寻下意识地往后退,满脸紧张戒备,似乎生怕他突然抽出光剑,一剑刺过去。

    辰砂心中黯然,立即止步。

    他刻意放缓语气,温和地问:“你的伤好了吗?”

    “好了。”

    骆寻看他不是兴师问罪,立即挤出了个明媚的笑,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似乎生怕怠慢了他,惹得他又不高兴了。

    十多年来,辰砂第一次发现并且意识到,他和骆寻的关系竟然如此不对等,原来骆寻把自己放得如此卑微。

    她把他视作高高在上的老板,仰他鼻息为生,从没有对他说过不字,也从没有给过他脸色,似乎永远都和颜悦色、永远都笑意盈盈。

    他不想理会她时,她会自动躲到一边;他和颜悦色一点时,她会立即笑脸相迎。

    她一直善解人意、知情识趣,小心翼翼地活在他的规则之内,尽力不给他添麻烦。

    这么多年,她像是一个没有任何负面情绪的人,除了千旭的死,她从没有生过气;除了想要离婚,她也从没有强求过什么。

    但是,怎么可能有人能永远乐观积极?又怎么可能有人没有丝毫脾气?尤其她孤身一人、置身异国他乡,压力和孤独都可想而知,只不过她把这些负面情绪都小心地藏了起来。因为她很清楚,笑声给人愉悦,哭声却会惹人厌烦。

    骆寻这么明显的异样就放在他眼前,他却一直视而不见,反而觉得这位公主很省心、不麻烦。

    现在,他才明白自己错过的麻烦是什么。

    骆寻对他没有期待,没有依赖,没有任何要求。即使他曾经对她持剑相向,任由她孤身一人陷入绝境,她也丝毫不生气、不怨怪,反而因为他一点点善意,就立即笑着回应。

    辰砂心中滋味复杂,十分难受,他多么希望骆寻现在能生他的气,能对他发火,而不是这样乖巧柔顺。

    骆寻看辰砂一直盯着她,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辰砂究竟想干什么。她下意识地看了眼殷南昭,殷南昭手撑着头,视线望着窗外,摆明了置身事外。

    骆寻抱歉地说:“对不起,我知道自己出于一己之私……”

    辰砂不悦地打断了她,“不要说对不起!”

    骆寻立即闭嘴,沉默地低下了头,双手紧张地互握着自己的手,似乎想给自己一点凭依。

    辰砂知道她又误会了他的意思,心里越发懊恼。他尝试着想笑一笑,却没有成功,只能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柔和一点,“你说失去了记忆,什么都不知道,我相信是真的。”

    骆寻猛地抬头,表情又惊又喜,眼中隐隐有了泪光。

    辰砂说:“我相信你没有做伤害奥丁联邦的事。”

    骆寻克制着激动,认真地说:“我一直很感激你和封林当初投票支持我进入研究院工作,我承诺了绝不会做对不起奥丁联邦的事。我发誓,只要我活着一日,就一定会信守承诺,绝不会背叛奥丁联邦。”

    “我相信!”辰砂语气郑重,许出了给骆寻的第一个诺言。

    十一年前,他没有给她机会,也没有给自己机会。

    十一年后,他愿意先从无条件的信任做起,不需要证据、不需要理由,只为她是她而信任。

    一直像壁画一样安静的殷南昭突然插嘴:“如果做了阿尔帝国的皇后,从此皇后和皇帝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应该不能严守秘密吧!”

    辰砂蹙眉,满脸疑惑,“阿尔帝国的皇后?”

    骆寻急忙说:“别理他!他发神经、胡说八道!”

    辰砂面色古怪地盯着骆寻。

    骆寻意识到自己对执政官的态度大有问题,生掰硬扯地解释:“我的意思是……尊敬的执政官阁下突然、变得……很幽默,在开玩笑,呵呵……开玩笑!”

    “你的意思是,你说的皇帝和皇后的话都是开玩笑?”殷南昭慵懒地靠着椅背,双手平搭在扶手上,语气没有一丝温度,辨不清喜怒。

    骆寻怒瞪着他。

    辰砂怕她惹怒执政官,忙挡在骆寻面前,对殷南昭说:“阁下,我想带骆寻回去。在事情调查清楚前,我会看管好她。”

    殷南昭目光低垂,手指一下下轻叩着椅子的雕花扶手,发出清脆的笃笃声。

    骆寻和辰砂都不自禁地屏息静气,等待他的决定。

    殷南昭抬眸看问骆寻,“你想留下,还是跟辰砂离开?”

    骆寻说:“我想回监狱。”

    “不行!”辰砂断然否决。

    殷南昭说:“你只有两个选择,留在我这里,或者,跟辰砂去他那里。”

    骆寻看看殷南昭、看看辰砂,无奈地说:“我还是留在这里吧!”

    辰砂不明白,忍不住直白地问:“你不是很讨厌执政官吗?”

    骆寻咬牙切齿,“就是讨厌他才要给他添麻烦。我现在身份未明,可是一个大麻烦。而且……”她抱歉地对辰砂笑了笑,“我不是洛兰公主,我们的婚姻关系已经解除,很感谢你愿意相信我,但我不能再接受你的帮助。”

    没有关系了吗?

    辰砂的心骤然一痛,猛地抓住她的手,刚想说什么,紫宴突然像一阵疾风般冲了进来,“大新闻!约瑟将军露面了,说出了真假公主事件的主谋。”

    骆寻立即转身,朝着紫宴走过去,手自然而然地从辰砂的掌间抽出,她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辰砂刚才做了什么。

    紫宴看到骆寻,微微一愣。

    他盯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眼,看她精神不错,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下,本来有满肚子问题想问,可眼前顾不上,只能先说正事。

    紫宴把视频投影到会客厅正中央,“约瑟将军刚在星网上发布了一段公开讲话。”

    虚拟屏幕上出现了从阿尔帝国叛逃、流亡星际的约瑟将军。

    他穿着皱巴巴的军装,神情憔悴地对阿尔帝国的民众道歉,一再申明他绝不是叛国,只是不想背负虚假的罪名冤屈而死。

    约瑟将军承认,自己知道、并且配合了用死囚替换公主的行动,但他是听命于皇储英仙邵靖的命令,配合他行动。没想到事情败露后,皇储立即拘捕了他,以调查为名企图杀害他,将所有罪名栽赃给他。他无路可走,只能暂时逃出阿尔帝国。

    约瑟将军宣布,他手里握有证据,能证明自己的全部说辞,但是目前他还不想以这种方式对全星际公布,因为那会伤害到阿尔帝国。英仙邵靖有罪,阿尔帝国的民众没有罪。

    约瑟将军要求阿尔帝国的皇帝成立独立的调查组,暂时罢免英仙邵靖的所有职务,不能因为他是皇储就特别对待。

    ……

    紫宴摇摇头,笑着说:“不管阿尔帝国的皇帝答应不答应,阿尔帝国都要变天了。”

    辰砂淡淡说:“别光顾着看别人笑话,阿尔帝国的皇储卷了进去,联邦的主战派会更有理由发动战争。”

    紫宴揉着额头,头疼地叹气。

    殷南昭盯着屏幕,手指点了下约瑟将军军服上的金属扣,“军服的扣子质量很好,尤其是将军军服上的扣子。”

    紫宴立即把每颗扣子放大处理,里面映照出约瑟将军对面的景象。

    智脑把所有图片提取、矫正、拼凑到一起,合成出一张完整的图片——白色的墙壁前,放置着一台专业摄影仪,摄影仪背后站着一个模糊的人影。

    “捡到宝了。”紫宴轻佻地吹了声口哨,把摄影仪上映照出的图像和金属扣里的图像合并处理,人影渐渐清晰。

    一个身材高挑、长发披肩、容貌秀丽的女子出现在屏幕上。

    骆寻失声惊呼。

    这张脸,她从没有真正见过,却一直铭刻在心底,从不敢忘记。

    三个男人都看向骆寻。

    骆寻苍白着脸说:“她是真的洛兰公主。”

    紫宴恍然大悟,“难怪看着十分眼熟!我当年收集的信息,洛兰公主就长这样。”只不过后来闹出公主毁容抗婚、伤心整容的事,他就渐渐忘记了这张脸。

    辰砂愣愣地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真公主。

    这就是十一年前本来应该嫁给他的女人吗?法律上他现在的妻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向左或右翻动可现实翻页效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