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行御天》第十二卷:乱世——修元界乱,谁主沉浮 第五百六十九章:对手太弱
位置导航: 丁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五行御天 > 《五行御天》第十二卷:乱世——修元界乱,谁主沉浮 第五百六十九章:对手太弱
《五行御天》第十二卷:乱世——修元界乱,谁主沉浮 第五百六十九章:对手太弱

推荐阅读:故千秋剑指乾坤失魂录最强催眠师最终使徒豪门阔少:穷追逃妻隐婚厚爱,总裁超霸道小妻多娇:少将难自控名门婚谋医等邪妃

    于是,在金戈的空间法宝内上演了一出全武行,戚长征动手,宇文宕与达达木反抗,结果就是见机得早的宇文宕少挨些揍,只断了两条腿,满嘴卵子的达达木脸肿得像猪头,手脚被打断,修为被禁锢,丢进那处外表不起眼却是连五行境神能也无法破坏的石屋关禁闭。

    戚长征是真狠,宇文宕那两腿膝盖骨绝对是被打得粉碎,达达木就更不用说了,都说打人不打脸,他是砸碎了手脚还狠抽脸,更狠的是他根本不给治。

    现在宇文宕还是拖着两条断腿,可以想象,他绝对是把戚长征恨到了骨子里,但是他真不敢不听戚长征的话,戚长征问什么,他立马回答什么,一丝一毫都不敢隐瞒,也是真被戚长征吓到了。

    戚长征哪怕是在地下前行也是非常谨慎,能不露头他坚决不露头,辨不明方向之时,也是将魔龙袄披头盖脸悄悄露头。

    有过被姜九黎派人千万里追杀的经验,他总是感觉泰上元门有着什么方法能探测他的行动路线。

    前世身为杰出军人,对信息战也多有了解,卫星的作用他知晓,重生修元界,自然不可能会有卫星,但是他判断泰上元门有着类似卫星的监控设备存在。

    至少是在九罗霄圣地周围有着监控设备存在,否则不可能在九罗霄圣地设伏,时间地点选择太过完美违背常理,若是没有监控设备存在,根本是不可能设下完美的埋伏。

    已是距离天女峰不远,戚长征沉入地底深处,更加谨慎前行,随着时间推移,他察觉前方土壤有着异常,当是布有法阵,他小心翼翼向着地面上升。

    法阵他虽无法布置,但法阵他也接触过不少,知晓想从地底潜入法阵之内是不可能的,法阵布置虽多在地表之上,地下却依旧在法阵范围之内。

    魔龙袄披头盖脸,露出地面便一动不动,神识询问宇文宕,宇文宕回应说他也不能进入天女峰周围。

    戚长征没有怀疑他,法阵之内有龙晶液原池存在,这等珍贵之物,哪怕宇文妲己想将宇文宕与达达木带入其中,姜黎天也不可能允许。

    他前一次见到宇文妲己还是在白龙马的指引之下才能进入法阵,谨慎感应法阵,发现已是与前一次前来不同。宇文妲己既是被囚禁,法阵的变化也是应有之意,他并没有感到意外,一动不动趴伏在地,等候金戈按照计划离开,同时等候姜九黎返回。

    等待是一件最枯燥的事情,猜测泰上元门也有着类似卫星的监控设备存在,那是绝对的一动不能动,能不能见到宇文妲己在此一举,至于见到宇文妲己之后该怎么办,戚长征还没有想好,毕竟他不是神仙,一切都要等见到宇文妲己之后才能随机应变。

    身躯是一动不敢动,脑子里就在琢磨金戈与姜九黎的交锋,一个是在任圣子,一个是前任圣子,相同的帅气英俊,英武非凡,这点戚长征必须承认。

    他自认眉清目秀,与帅哥沾边,放在前世,那就是帅哥,但放在修元界,普遍身高在一米九左右,这就窘迫了。

    姜九黎一米九几近两米,金戈更是两米多高,身高是戚长征硬伤,他想了想就不再去想两人外形比对,只想金戈能捞到多少好处。

    金戈在与车前子动手前,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他考虑的是戚长征后续的话,当时戚长征说动起手来不要全力施展,险险胜过对方即可,这样姜九黎就很有可能再派遣实力更强的大能来与他战,他就能得到更多的龙晶液。

    按说戚长征揣摩姜九黎的心性是到位的,只不过外表温文尔雅的金戈一旦动起手来,那就是恢复了金行修士的特征,什么什么的全都抛之脑后,眼中只有对手,战胜对手。

    战斗进行的时间太短,短到只有三息时间车前子就被砸落地底。

    金戈真是打算按照戚长征的后续计划来的,只是车前子一剑斩来之后,他就全忘了,大吼一声,完全的不避不让冲上前去,状似疯狂。

    车前子一剑斩在金戈身上,只留下一道浅显痕迹,而金戈甚至都还没有祭出天元器噬魔剑,一拳就将车前子击退百丈。

    大惊失色的车前子回手一剑刺向金戈,百丈青色剑芒直刺金戈胸口,金戈依旧是一拳,一拳击散剑芒,下一刻已是再次临身,怒吼声中,一拳击中车前子脑袋,紧接着就是一通爆捶,直接将车前子打入地底深处。

    姜九黎惊呆了,与他同来的另一位巅峰大能也是呆滞空中。

    那是怎样的一幅画面啊!

    看似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金戈,战起的刹那间立刻变身疯魔,完全不顾地元器品阶法宝斩落,只一拳就将车前子击飞百丈。

    接下来才可怕,他们谁也没有见过光用拳头就能击散剑芒的存在,接着就是一拳击中车前子,再然后就是双拳连击,一直将车前子从天空打落地底,车前子连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若非亲眼所见,谁能相信一位初入阴阳的大能,只用双拳就将一位手持地元器的阴阳上镜巅峰大能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金戈拎着被打晕的车前子飞出深坑,他也是无奈,没想到车前子这么弱。

    这也难怪金戈会这么想,他身为库鲁元门圣子,除了带着蜜乐尔私自离开西部与这次之外,再没有与修元界其他地域的修士交过手。

    带着蜜乐尔周游修元界,他唯一动手的一次对战的却是东海神龙,准确的说是被揍,而这次离开库鲁元门前的一战,对象是戚长征,比他狡猾,肉身魔化比他的抗击能力还要强,而且戚长征的近身战甚至还要高过他。

    仅有的两次交手,一次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还有一次被打得满头包,东海神龙也就算了,不是对手正常,但是与戚长征的交手,让他不敢轻视其他地域的修士。

    加上他终日不是修炼就是战斗,与之战斗的不是魔人就是西部顶尖大能,与魔人交战无需多说,自然是贴身近战,凶残暴戾,与顶尖大能战也多有近身恶战,每每交战他皆是全力以赴,久而久之就形成自己的战斗风格——状若疯魔。

    于是,车前子彻底悲剧了,前后只出了两剑,一剑斩破金戈衣袍,一剑被一拳击散,然后就是被拎出深坑之时还处在昏迷之中。

    金戈飞上高空,很不好意思的说了句:“不好意思!”将车前子交给姜九黎,悬空站在姜九黎身后的老道伸手接过,金戈确实感到不好意思,于是,他又解释了一句:“没收住手,惭愧!”

    姜九黎能说什么,什么什么的都说不出口,看对方比他英俊不顺眼想要打压对方?想要用对方主战法宝炫耀一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梦!

    给出十坛龙晶液,倒是说了两个字“不送”,扭身就走,委实是在金戈面前,他自惭形秽。

    金戈也离开了城主府,却是不着急离去,出来一趟不容易,总要采购些酒水孝敬老道,以防老道得知他违命惩治于他,还要采购些西部缺少的女儿家事物。

    前一次带着蜜乐尔周游修元界不知晓,与戚长征相处时长就知晓了,女儿家总是喜欢些精美饰物。戚长征说他与蜜乐尔是在热恋之中,还说他先上车后补票什么的,对于车不车票不票的他听不懂,倒是很喜欢热恋这个词。

    身后有着修士跟随,他也不在意,只是觉得泰上元门圣子姜九黎小家子气,还觉得泰上元门大能太弱,没趣。

    姜九黎回到泰九峰也是铁青着一张脸,在峰顶亭子内一杯接着一杯喝着酒,媚笑伺候的女修也没看上一眼,着实是今日所见金戈实力对他造成震撼太大。

    他不是不知道西部修士的厉害,只是知道的也都是道听途说,在此之前,他并未见过西部修士作战。

    他在想曲岩袁霸与姜黎三人,姜黎是他大哥,他了解最深,未入杀道前,已是能越阶作战,阴阳初境越阶战阴阳上镜是寻常事,袁霸比姜黎成名更早,实力也要强上几分,而曲岩是三人之中实力最强的一位,他了解的也并不少。

    莫问是姜黎天安排保护他的另一位老辈元老,莫问前去中部区域就是奉了他的指令实施剿灭琅琊元门的计划,动用了灭神剑阵也未能将曲岩斩杀,没能杀得了曲岩,剿灭琅琊元门就成了空谈。

    莫问带回来的消息,是因为有一位西部破境失败的大能出现,这类大能很可怕,泰上元门之中也有,但对方是西部寿元将近的顶尖大能,他只能放弃了剿灭琅琊元门计划。

    此时他在想的是入杀道的姜黎能否战胜曲岩,又能否与金戈相比。袁霸只是能与车前子对战,双方还未分出胜负,自然是无法与金戈相比的。

    所以他只考虑曲岩与姜黎谁更强?更强者与金戈相比又是谁能胜?

    还有更大的疑惑,便是金戈与戚长征是否有关联?库鲁元门与琅琊元门有着什么联系?

    带着这些疑惑,他去见姜黎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向左或右翻动可现实翻页效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