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棍朝天》风起唐州 第五百三十章 隐身客
位置导航: 丁丁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一棍朝天 > 《一棍朝天》风起唐州 第五百三十章 隐身客
《一棍朝天》风起唐州 第五百三十章 隐身客

推荐阅读:天才风暴俗人重生记超级兵王龙纹战神绝世天君师门有妹初养成天才四分卫交锋东晋北府一丘八狂探

    秦漠然刻意淡化灿灵的身份,只将其当做一件赌注而已,赵权与薛明相视略一点头,神色复杂。

    刘放一眉头一皱,瞅着秦漠然的眼神有了恼怒,与此同时,蛇兵眉毛一耸,脑海中突兀的出现了刘放一的声音:“蛇兄,这厮思维跳脱而缜密,颇有智慧。虽然其显露的修为不过筑基十级,但却连声邀赌,颇有信心。必然有其自恃之处。不可轻易应赌,当以智计拒之,你且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推拒。”

    听得刘放一的传音,蛇兵明显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不过仍然按照刘放一的指点,开口道:“小子,如果此女是我蛇某的私人财产,赌了也就赌了。可惜的是,蛇某自个儿的性命做的了主,这女子的去留,咱可无权处置。你还是换个赌注吧。”

    刘放一也实时插嘴道:“既然来到了雅老板的地头,这些女子已然算是雅老板的人,某等几人,不过是暂是代为看管而已,其生死去留,咱可做不了主。”

    秦漠然只管以赌斗说事,挤兑得蛇兵不能避战,哪知对方也是个惫懒角色,竟然直陈无权处置灿灵,这一退缩卸力,无异于重拳击虚,算计落空。

    他心中正自遗憾,却忽然听得三楼有人轻笑一声:“一名筑基修者竟欲越阶挑战金丹二级,这等壮举,咱落蜡城已经很多年未曾见过了,说什么也不能错过了。”

    言者并未刻意扬声,语音中正平和,但却清清楚秦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并未因距离而而有远近高低之分。

    听得来者声音,那郭姓金丹女修面色一喜,蛇兵与刘放一也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

    见得对方神情,天符众人哪还不知对方来了援手,虽然不知对方真正修为如何,但是既然露了一手传音入微之技,而且口气颇大,想来也不会是简单的角色。

    赵权暗自传音众人多加防备,却继续传音秦漠然,劝说道:“小师弟,灿灵自甘堕落,不值得你我在此死磕。我等任务要紧,还是别再多生枝节了。”

    秦漠然摇摇头,早在声音响起的瞬间,其天眼术悄然施展,整栋楼宇的景象顿时收入眼底。蒙山酒楼高九层,建筑风格粗犷而豪放,一至四楼皆为散座,并未设置屏蔽神念探测的阵法。五至九层为静室,最上两层应该是接待尊贵客人之所,设置有屏蔽神念探测的大型阵法。

    声音自三层传来,天眼术瞬间覆盖三楼,但见三四桌酒席谈笑正欢,但却并未见得有扬声说话之人。不但如此,三层之人谈笑如常,竟似并未听到那人之传音。

    这人好厉害的传音之术,身在他处,却能轻易营造出身在三楼的假象,其对声音的控制,令人叹服。秦漠然心中暗自忌惮,仍然传音道:“赵师兄有所不知,灿灵此女,秉性刚直,此番落入人贩之手,必定有不得已的苦衷。我等同为天符门下,便如兄弟姐妹一般,见死不救,于心不安。此间之事,我自当见机行事,不会连累各位的。”

    “都是同门,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也忒没意思了..”赵权讪讪传音道:“既然小师弟有了应对之策,那便自行斟酌行事吧。不过,咱们出门在外,万事多想想,切莫冲动!”

    秦漠然点点头,当即扬声道:“阁下不想错过此番决斗,必有玉成之策,小子这里先行谢过,还请现出尊颜,容某薄酒谢过。”

    哪知暗中那人却并不领情,冷笑一声道:“某家平生,不好酒、不好色,就爱看个热闹。小子,你也不必谢我!今儿个某家做主,你若胜了,那个女娃娃由你处置。但是,你若是输了呢?”

    秦漠然暗自思量,自忖金箭术略通皮毛、百剑诀达到圆融之境、再加上强悍的元神之力与龙龟力鼎等强大的玄器,哪怕对方是金丹二级的强者,最不济也能自保无虞,失手大败亏输的可能性并不高。

    他隐隐觉出来者暗藏恶意,便不再与对方客气,大大咧咧的笑道:“秦某修为低微,真要是输了,那也是技不如人,有死而已。”

    他多有凭恃,说什么有死而已,当真是没有丝毫的心理压力。

    秦漠然身材高大,年轻而俊朗,更兼见惯了生死,这一放声朗笑,豪迈中别有几分邪异与洒脱之意。惹得一众蒙面女修纷纷侧目,无不芳心暗震,腹诽此子年少冲动的同时,也不禁为其视死如归的豪气而心折。一双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瞟来,竟不乏爱慕崇拜之意。

    灿灵知道秦漠然在筑基境界内几无敌手,但是自打万宝大会之后,她就没有回过天符,至今还不知道秦漠然太平山一行,早已闯下了血屠赫赫凶名。

    此即见得对方为了自己竟然要越阶挑战金丹二级的强者,她并不认为秦漠然有获胜的可能,一颗芳心顿时乱了,两行清泪滑落,冷然道:“秦漠然师叔误会了,妾身为了提升修炼进境,这才自愿跟随这几位前辈来落蜡城寻个机缘。为了妾身而妄自越阶赌斗,其实大可不必,哪怕您就是赢了,灿灵也不会跟您走的,不如就此作罢,倒也省得一番手脚。”

    听得灿灵之言,一众蒙面女修无不秀美噙泪,愁锁黛眉,哀伤中,别有几分绝望的情绪。

    秦漠然眉头一皱:“灿灵,你错了,此番越阶赌斗,非止为你灿灵一人。”说话中,秦漠然倒转食指,按在其心脏位置,虎目含煞道:“但求心安而已!”

    但求心安而已!

    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闻者神色复杂,嗤之以鼻者有之,鼓舞激昂者有之,赵权与那刘放一却是心有所感,望着秦漠然的目光,有了羡慕。

    灿灵也是一怔,神色复杂的将秦漠然略一凝视,眸子中水雾弥漫,但其面容,却逐渐转冷,露出了斧凿刀削一般的刚毅线条。

    “但求心安而已?”暗中那人怔了一瞬,复又冷笑道:“不过是不自量力的匹夫之勇罢了,待你小子丢了性命,冢中枯骨,心腐成泥,有何安之?”

    “我自心安,死生何惧?”秦漠然气势正盛,反问道:“倒是要问一声,阁下之言,可算得了数?”

    此番不待那人回答,刘放一蛇兵与那郭姓女修异口同声叱道:“大人金口玉言,当然算得了数!”

    被三名金丹真人称为大人,这暗中人究竟是什么来头?难道是元婴期的强者?秦漠然的心情,无端有了几分沉重。

    不过,他终究是心志坚强之人,越是逆境,越能激发其骨子中的悍勇,一指蛇兵叫嚣道:“既然算数,那就别唧唧歪歪了,咱俩找个地方开练吧。”说话中,秦漠然复又仰望虚空,向那不知名的神秘人说道:“不过,可别说秦某言之不预,在下实力低微,手上力道拿捏不准,真要是失手伤了这秦某人的性命,又当如何?”

    “小子,老子堂堂一金丹二级,莫说被你这厮当堂击杀,就算是打了个平手,老子也没脸再见同道了。真有能耐,这大好头颅送你又有何妨!”蛇兵被秦漠然的嚣张模样气得笑了,拱手望虚空一礼道:“大人,还请速速替小的安排个决斗之所,这小子忒可恨了,让他早死早投胎吧。”

    “你这小蛇,性子还是那么着急。”那位大人轻叹一声教诲道:“莫要轻敌,这条鞭子,你且拿去暂用吧。你丢了性命事小,连累本大人丢了面子,却是罪过不小。丁戊土仓,你等自行寻去。”

    言毕,便听刺啦啦一声尖啸,窗外一点绿芒闪耀,眨眼间穿窗而入,“咄”的一声落在蛇兵面前,却是一条通体碧绿的棍子,上粗下细,通体密布着细碎的倒勾刺,笔直的插在楼板之上。

    “谢过大人!”蛇兵朝着虚空一礼,这才小心翼翼握在长棍的柄上,目光望向那些碧绿的尖刺,却是畏如蛇蝎一般,丝毫不敢触碰。

    说也奇怪,当蛇兵的手掌握在柄首的瞬间,长棍略一震动,刚性顿失去,竟然化作了一条碧绿的软鞭。

    这软鞭,必有玄虚,观其倒刺,碧绿中闪耀着黝黑的光芒,估计乃剧毒之物。

    “此物必有剧毒,小师弟,你可得当心了。”牛铁峰实时传音提醒道。

    剧毒之物,秦某人可没什么好畏惧的。

    秦漠然早已百毒不侵,反倒松了一口气。

    蛇兵毒鞭在手,嘴角顿时露出残忍的笑意。手腕轻轻一震,鞭首顿时扬起,伸缩吞吐不定,便如一条碧绿的毒蛇。此人露了这一手,一众天符门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以此观之,这蛇兵对软鞭类的武器竟然十分稔熟,有了这剧毒的软鞭,当真是如虎添翼,实力倍增。

    “小子,你死定了!”蛇兵咧嘴笑道:“大人既已赐下蜈鞭,今儿个你想要留个全尸都不可能了。”

    面对蛇兵的挑衅,秦漠然心中虽怒,笑容反倒愈盛,“嘿嘿,咱们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呢。你这吵吵嚷嚷个不停,反倒显得心虚哦。废话少说,带路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向左或右翻动可现实翻页效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